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308|回复: 0

爆猛料!民间法术在古代战争的应用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6-13 12: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e5c0000f8ca1b61b34c.jpg
这个故事也是我在家里人酒桌上听来了,那时年纪还小,这故事也听得七零八落的,所以不敢保证什么,也许和历史有些许出入,还请别和我较真,还是那句话,我就是说故事的,不是写史记的。

那年是家里一个老头子的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从南方过来,对于这个老朋友,家里的很多人都是慕名已久,所以虽然家里只有一个老头和他熟识,但在酒桌上,家里有头有脸的几乎都到场了,还有好几个附近城市的圈里人也都来了。那场酒喝得据说让那从南边过来的老头第二天几乎都没下床,在宾馆里躺了一天。其实做这行的很多人都不能沾酒,除了几个都算半归隐的老头之外,别的人其实连酒杯都没碰,那就这几个老头子就已经让那个远道而来的老头招架不住了,对此我只想说,拼酒这事,北强南弱,应该没人骂了吧。

这场各家主事才能参与的饭局,对于我这样的毛孩子自然是没资格去的。等到我见到这个老头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了,按照家里那边的规矩,客人来了,各家都要分别宴请一下的。所以当轮到我们家的时候,那老头已经看见酒就心里发慌了。可是酒这东西该喝的时候就要喝,是万万逃不掉的。几轮酒下来之后,坐在长辈下席的我,也已经把这个老头的来历给听明白了。

这个老头子是广东人,虽然他出生于广东,现在也居住在广东,但是他从年轻起就已经离家,天南地北游走,更是在天子脚下生活过十余年。所以这老头会说粤语,但普通话说得也不差,更是比我家里那几个老头子的那一口夹杂着方言的山普不知道要标准到哪里去了。

要说这个老头,得先从他住的地方说起。这老头的家族从明末就居住在广东恩平,老头子家里姓梅,相传是梅殷的后人,梅殷是汝南侯梅思祖之子。而梅殷本人是明朝开国之君朱元璋的十六个女婿之一,也是朱元璋最欣赏的一个驸马。

后来永乐大帝朱棣发动了数次针对前臣的政z运动,几轮下来之后,梅家在朝堂上的人几乎全都陨落殆尽了。而梅家的这个幼子也经过几番辗转,在云贵之地落了脚。又是几轮皇位交替,梅家也搬去了广东扎了根,梅家还在近海,买下好几个海岛。在这近百年的时间里,梅家远离了那杀人不见血的朝堂政z斗争,反而在机缘之下,习得了一套异术。这套法术说起来如今也是稀疏平常得很,在众多港剧港片里更是常见,那就是我们常说的“打小人”。

但明朝那时候,“打小人”这东西的名称可没有如今这样平民,更是江湖上令人不齿不入流上不了台面的邪术。那个时候它叫“撩儿煞”,早在盛唐时期已经有了,书上称为“厌诅”或“厌胜”,是一种具诅咒作用的巫术,但现时纯粹是一种民间习俗,用以宣泄内心的不满。而从事这方面的术者,当时被唤作“扯虎尾儿的”,现今干这行的人都叫“打手”,打小人的那个打手。

可是撩煞和打小人也是有很大区别的,具体怎么样我觉得我要是花费大篇幅来详细解释,估计也没几个人乐意听。我就简短的解释一下就好了,打小人其实只不过是撩煞的一个分支,他们的关系就像是帮朱棣造反的帝王学大成者姚广孝和现今厚黑学那些书籍的作者的关系,祖师爷和徒子徒孙的关系。只可惜这个打小人的徒孙,只学了撩煞祖师的神形,对于精髓却是十中未得其一。当然,这里我不是说那些打小人的术者都是一些不学无术装神弄鬼的神汉神婆,想必这里也有很多广东香港的同学朋友,对于那里的“打手”传闻更是要比别处的人更加了解一些,那些成名的打手绝非徒有虚名之徒。

一些盛名的打手,身价六位以上,非达官显贵不见。而每年的惊蛰,白虎开口之日的这天里,香港湾仔的鹅颈桥底,那熙熙攘攘的打小人人群,更是一大胜景。由李碧华的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奇幻夜》里一个故事,就是描写这个惊蛰日打手的。我所知道的一个娱乐八卦就和打手有关,话说是某天王一直生活在另一位天王级人物的阴影之下,二人八字相克。于是他从内地找来了一位打手,整整三年的时候,终于让那个一直盘旋于他头顶的乌云遭了难,从那之后,他的星途一帆风顺,身价也水涨船高,而另外那位天王就,呵呵呵。不过世道轮回,这位天王后来又迷上了养鬼术,话说这个养小鬼在香港娱乐圈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很多人都在养,近年更是有向内地娱乐圈蔓延之势,那些艺人有爆红的也有遭难的。

这位天王最近也是流年不利,不知道是小鬼的反噬到时候了,还是当年的报应落回来了。好像我又扯得有点远了,我只是要说,如今各行各业里,盛名之下无虚士已经渐渐变成了一句空话,但有真才实学者还是大有人在的。不像某个亚洲天王,号称歌曲天天在打榜,大奖小奖拿了无数,但除了芒果的节目似乎哪里都上不了,当年赎身靠粉丝非法集资,现在天天靠老婆活,作为艺人和粉丝借钱的也就算他是头一号了,对,你没看错,我就是黑他,一只猹都要比他有节操……故事的现在走向似乎有了一些偏差,还是让我们回到正题吧。

对于打手的业内,都不乏那些高人,更何况是梅家这种家学的厌诅传人,撩煞的真传得者。梅老头那时曾说过,什么打小人要用鞋底,用来打的是一个纸人,写生辰贴照片的,在他们撩煞这里,完全是没有的事。他们用来击打的东西是“沉阴木”。

沉阴木其实是民间的叫法,学名是叫做炭化木,蜀人称之为乌木。这种木材的形成有点像是煤炭,是在远古时期一些百年千年名贵古木,由于遭受到突如其来的重大的地理、气象变化,例如地震、山洪、雷击之类,有的被深埋于江河湖泊的古河床、泥沙之下,有的被埋藏在缺氧的阴暗地层中,时间长达数千年,甚至几万年,它们历经激流冲刷、泥石碾压、鱼啄蟹栖,以致形状各异,姿态万千。经大自然千年磨蚀造化,阴沉木兼备木的古雅和石的神韵,其质地坚实厚重,色彩乌黑华贵,断面柔滑细腻,且木质油性大、耐潮、有香味,万年不腐不朽、不怕虫蛀,浑然天成。古籍中记载个别树种还具有药用价值。

阴沉木自古以来就被视为名贵木材,稀有之物,是尊贵及地位的象征。我国民间素有“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和“黄金万两送地府,换来乌木祭天灵”的民谚。在古代,达官显贵、文人雅士皆把阴沉木家具及出自阴沉木雕刻的艺术品视为传家、镇宅之宝,辟邪之物。

历代以来,特别是明、清时期,阴沉木尤其成为各代帝王建筑宫殿和制作棺木的首选之材。清代帝王更将其列为皇室专用之材,民间不可私自采用,致使阴沉木更加稀少。民国时的窃国大盗袁世凯,逆历史潮流而动,“皇帝梦”没做多久就一命呜呼。但为了显示曾有过帝王身份,其家人费尽心思,耗费大量家财觅得阴沉木,为其拼了一副棺木。这虽是历史笑谈,但从中也看出了阴沉木的贵在难求。

而扯虎尾的这些人,所用的沉阴木就是从昔年帝王的棺椁上撬下来的残木,所以看到这里你也应该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人在江湖上的地位会如此尴尬的原因了吧。盗墓掘坟取阴财的官府和民间都已经容不下了,更何况他们这些砸君王龙棺的贼人?

而撩煞人所击打的东西,也绝非打小人那些打手所用的纸人和纸叠老虎那样简单,梅老头曾说他做过一个人偶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但他用家传的沉阴木,只不过击打了三下,那人偶就已经开裂了,然后他就“掷筊”,果然一次就出了圣杯。三天之后,那个人偶的真身就死于车祸,脑袋都被削掉了。所以撩煞此术,和湖南的“汗手”,青海的“梅花针”一样,是实打实的巫蛊之术,准备耗时虽然很长,但只要你准备充足,不出手则已,出则毙命,绝无幸免。同样,他也和所有的巫蛊术无二,有着先天的缺陷,那就是对施术人的反噬。

毕竟做的都是损阴德折阳寿的事情,收人钱财,害人性命,命硬的报应在自己子孙身上,命不好的往往活不到四十就一命呜呼了。梅老头一共有三个儿子,老大十六岁和朋友去昆明游湖,坐的小艇在湖心翻了船,一船七八个人,别人都没事,唯独他就被淹死了,发现尸体的时候身子都给泡发了。老二四岁了都还不会说话,去医院一查才发现是个智障儿,而老三今年都三十五六了,却只有一米四出头,相貌更是丑陋的出奇,至今连个媳妇都没娶到。

梅老头知道是自己年轻的时候恶事做得太多,没听父辈的话有所节制,才让自己的下一代遭此劫难,如今的他早已金盆洗手不再过问江湖事了,家里的老头子也问过他,难道他们家的这套撩煞真的就这样不打算传下去了?梅老头闻言只是一笑,道,现在人都能上月亮了,我们的这些老东西,该去的也就该让它去了。老头子们知道梅老头是受了儿子们身上那些事的打击,有了“封活儿”的打算,也不好多劝,只能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去安慰梅老头。而梅老头那天就在酒席上,说了一个他们家代代相传的故事。

前文我说过了,梅家自从明末就已经在广东定居了,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但好歹是和皇家沾亲带故的,故而地方官对于梅家还算是礼遇三分。但明亡之后,满清入关,朱家的几个皇子轮番上演登基称王讨逆匡复的戏码,梅家不幸又被卷入其中,差点被灭了门。所以在清朝前中期,梅家是格外的本分,他们已经深刻明白到了远离政治对于保命的重要性。

加上梅家那几个海岛,满人并没有对他们斩尽杀绝,允许梅家继续保留哪些岛子的使用权。而梅家人又私底下收钱帮人做了一些“活儿”,所以他们家的日子过得还算过得去。但是好景不长,咸丰元年,一个名叫洪秀全的人,在广西金田,举起了反清大旗,在随后的二十年里,这场起义的熊熊烈火,烧遍了几乎小半个大清国,大清几乎一多半的人口都消亡在了这十余年的战乱里,而更加有无数能人异士都葬身在这场运动之中,这就是中国无人不知的“太平天国”。

要说太平天国,我的态度是十分明确的。尽管书本上都称这是一场反对清朝封建统治的人民起义,而我却觉得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匪人的暴乱。太平军号称人人平等,实际上他们的统治阶层的腐化程度远远超过了清政府,洪秀全临死的时候老婆几百个,但下面打仗的普通士兵大多娶不到老婆。

在太平天国鼎盛时期,天京城里的大小天王几百个,下面的天福天将更是不计其数,很多天王甚至把自己家的厨子马夫都给封了官,领着厚俸,那时候民间就曾有言,说这天京城里的天王比狗都多,可见当时太平天国领导阶层的统治混乱程度。

尤其是到了太平天国晚期,这些原本还打着天父名义招摇撞骗的神混们,彻底撕下了自己伪善的面具。他们杀人越货,强抢民女做起来比清军更是熟练不少。就光原先被他们取缔的青楼,那些曾在里面讨生活的可怜女子,除了貌美的被各大天王天将瓜分掉,剩下的上千女子全被他们扔进了太平军的军妓大营里,陪同她们一起的还有数千太平军从各地搜捕而来的民女。

到了曾国荃围困天京,太平军将比兵多的时候,这些军妓又被组成了数个女兵营,被赶上了战场充当炮灰。仅从太平军对待女性的态度来看,就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权。真受不了最近几年荧屏上那么多粉饰太平天国的影视剧,看得让人恶心。

所以当太平军兴起,无数百姓被他们的美丽的口号所欺骗从而誓死追随之时,经历过无数次政治斗争的梅家人,果断的觉察出了这群伪善者的真实嘴脸。于是,就在他们道上朋友受太平军之意,前来招募梅家的时候,梅家人先是假意应承了下来,随后立刻举家连夜迁移,一路马不停蹄的往长江之北逃去。

斯时正逢兵祸,太平军渐渐势大,整个大清从上到下都是乱成了一锅粥,几乎每一日都有一座府县被太平军所克,一路上太平军攻城拔寨,好不威风。一时之间,很多大清的官员都觉得这次大清国怕是要被长毛所灭,很多人都私底下和太平军暗通曲款。

太平军是从两广起的家,当时两广的奇人异士几乎都被太平军囊括其中,而梅家无疑是两广那个圈子里的异数,所以太平军中不少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会扎小人要人命的梅家北逃了,于是太平军上层就找了不少当年和梅家熟识的两广圈中人秘密北上去找寻梅家,欲说服梅家人回心转意,来助己方一臂之力。

可是梅家的太公态度是异常的坚决,前前后后三波人,他都始终闭门不见,最后一波人他更是直接放话道,说是再来人就不顾及江湖颜面,要报官了。那个时候两边打得正是火热,这太平军的人自然知道如果自己落入清妖手里会是个什么下场,于是也就没有人再敢来相劝了,而太平军那边更是也放下话,说是日后要是梅家人落入了他们手里,必然活剐了,绝无幸免。于是就这般,梅家算是和太平军彻底翻了脸,从而誓不两立。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梅家为了躲避太平军派来探子的刺杀,几乎一直在搬家,原本还算宽绰的经济条件也渐渐负担不起这一大家子十几口子人的吃穿花销,原来梅家一个很重要的收入来源就是自家那几个海岛,如今那些岛子估计早被乱兵给毁得不成样子了,而梅家那套撩煞的能耐在北方压根也没人认,更不会有人找上门去请他们来做事。

何况这种事情还就怕被别人知道了给自己招来祸,梅家人更是不可能对外大肆宣扬,所以在外人眼里,这就是一户从南方过来逃难的普通人家,老老小小几十口子人,也没什么特别之处。那个时候清兵和太平军已经你来我往打了十几年了,南南北北逃荒逃难的人家数不胜数,梅家人也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好在梅家有自己的积蓄,场面上有一些朋友照应着,所以日子也才不至于过不下去。可终究是好景不长,梅家在一年里,相继有两位老人去世,那个时候有头有脸的人家里给家中老人办一场葬礼,那是很费钱的事情,从入殓棺椁到购买墓地香火纸钱,没有一样不是由白花花的银子给堆出来的。就这样,梅家的积蓄就彻底见了底,一大家子的人马上就要没粮吃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从南边的战场上,传回来了一个令整个大清朝堂不安的消息:太平军的忠王李秀成,率部十万余,第二次攻破了清军的江南大营,而清军在江南大营的六万绿营兵将尽数被屠,同时丹阳、常州、无锡、苏州、江阴等数十座城池,也尽数落入了太平军的手中。

这些城镇不比别处,大都是位于江南的富庶之地,是大清很重要的赋税来源,所以江南大营的再次被破对大清王朝的打击是十分巨大的,它也严重得影响了清军对打败这些太平长毛的信心,隐约间从朝堂到民间都渐渐的对这场已经进行了十年的战争的结果悲观了起来。

梅家此时因为老太爷这位话事者的去世,没有了家中那条不得为官府做事的家规,又加上家里日渐窘迫的经济状况,梅家的几个年轻人都纷纷外出,托了关系搭上了官府的线,要寻一些差事做。而梅老头的太公正是这批梅家外出的年轻人之一。

当时中国人的文化程度普遍较低,文盲率高得惊人,所以梅家这些能识文断字的年轻人想要找到一份书记账房之类的活计还是不难的,而就在梅家人为了生活艰苦打拼的时候,又有一个对大清国来说十分不幸的消息从战场上传了回来:杭州城也被攻破了。

江南对大清的重要性每个人都清楚,而杭州在整个江南的地位更是没有人能够否认。可是如今杭州城都被太平军攻破,全城民众死伤无数,金银折损无算,而杭州巡抚王有龄更是杀身成仁,在城破之后自缢殉城,总兵张玉良也力战不敌,身死乱军之中。于是乎,整个民间都笼罩在一股不安的气氛之中,更不要说已经几乎无兵可调无饷可发的大清政府。

但是普通人的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梅家的那位老祖当时不过三十岁出头,因为写得一手好字,被山东巡抚衙门的一个师爷看中,专职捉刀,负责誊写一些文书告示,偶尔还要去账房里帮帮忙,记个账。

那时候整个大清刚刚和八国联军打了仗没几年,圆明园被烧了一个干净,皇宫里和各大衙门的金银也被抢了无数,加上又要给洋鬼子们一大笔赔银,而由于战争南方赋税的征收也是没有什么定数。所以大清无论是内务府还是国库都是异常的空虚,于是也就才有了自行筹饷不花大清银子曾国藩的湘军和李鸿章的淮军。

但旗营和汉军营绿营却还是要靠国库养的,那个时候整个大清的状况就是东挪西凑,一个府一个县的挤出银子送到前线,而且更加令人不安的是,由于太平天国的长期存在,也让另外一些一直心有反意的人得到了鼓励,从而甘肃的回匪叛乱和山东直隶一带的捻军也公然跳出来挑战大清的统治,一时间,大清的东南,西北和中原都燃起了战火,大清国库的窘迫情况更加突显。

当时最为为难的一批人估计就是各大府县的账房了,一边要凑钱送到前线,一边还要留下银子养活自己。梅太爷就是这群天天被银钱愁得抓耳挠腮大军总的一员。

这天正在梅太爷在账房里拨拉算盘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江南的故友来访。那个朋友也不是官场上的人,但身后站着的都是在江南场面上说得着话的人。如此多事之秋,梅太爷自然很清楚这位朋友是不会无故来访的,于是两个人随便路边找了个酒肆,几杯酒下肚,他的那个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5 14: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