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121|回复: 0

鬼眼(十六)~斗地灵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7-23 15: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揭文雨 于 2018-7-26 14:42 编辑

timg.jpg


我照大白说的,跟导员申请出去住个把月,搬东西时又大张旗鼓地找了好几个人,还租了辆车。

临走的时候老大跟师伟都哭了,我知道她们是舍不得我,而且她们也都害怕。跟大白搬出去无异于请阎王吃顿饭,很可能有去无回。

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想了想还是算了吧。上次我妈在报纸上看到我们学校有人跳楼的消息还专门嘱咐我离高层建筑远一些。她知道我肯定不可能去跳楼,哪天要是出事儿了,肯定是叫人砸死的。她一定想不到,我会去参与这么扯蛋的事儿。

到了那间小屋,我发现格局都变了。大白打开行李包,拿出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觉得他肯定是把所有能用的全带过来了。厚厚一大沓字符,画成什么样的都有,都压在枕头底下。糯米、朱砂、香炉灰,都放在瓷坛子里,看起来比之前专业多了。

他拿出几枚铜钱,熟练地用有点黑的铜钱穿成四个奇怪的扣,挂在房间四面的墙上,然后四周看了看,说,差不多了。

我仍然每天戴着他的黑犬牙,其实我更喜欢叫它小镰刀。这两天我一直很忐忑,大白却是从容得很,喝喝啤酒看看电视,跟没事儿人似的。

中间盛云来过一回,带了些芊芊的照片,都是法医照的,问我要不要看。我摇摇头说,算了,我情愿再不要看到她。过了四五天,盛云申请到了亲自来保护我们俩的机会,但明目张胆地过来跟我们呆在一起又太引人注目,所以在对面小旅馆租了个房间,每天盯着我们。

一个礼拜,还没见人。大白说可能是他一直在暗处观察,却找不到机会来找茬。所以我们俩开始一有机会就到人多的地方闲逛,晚上才回去。

终于有一天,大白一进屋就跟我使眼色,叫我给盛云打电话。我知道可能是有东西进来了,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往床上一摊,给盛云短信:有东西出现了。

短信半天没有发出去,我看了看大白,拨出了盛云的电话。电话里是滋滋滋的干扰声。大白在旁边鼓捣着什么,听到我手机里的声响之后,做了一个“跑”的嘴型。

我从床上窜起来就往门边跑,但是门已经说什么都打不开了。

我使劲摆弄着门把手,却死活也打不开那扇该死的门。我抬起脚使劲揣它,可它就是丝毫不动。大白仍旧在我身后鼓捣着什么。然后我就闻见了一股熟悉的香味,我知道他又点着香了。

我放弃开门,又跑去开窗户。上次鬼打墙跳过一次了,这次如法炮制兴许也可以。但是窗户像门一样,根本打不开。

我跑过去问大白,需要我帮忙吗?门窗都被锁死了。他在哪?

大白说,我也不知道,厕所、柜子里、墙上都有可能。

我问,他不是只能覆在人身上才能离开主楼吗?

大白摇摇头,说,我们都想错了。说完,他抽出一张黄符放在香上点燃,并且用手接着符烧完变成的灰。看得出他在忍着灰烬灼烧带来的剧痛,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流下来。黄符烧完,大白一把把符灰抹在我脑袋上,又给自己抹了一些。

再睁开眼,我看到房间四周被一股黑气围绕着,灯光变得无比黑暗。

大白说,黑气最重的地方就是他的所在。躲远些。

我点点头,快环顾四周。但哪里最亮还能看出来,哪里最暗根本无法分辨。我跑到一个稍微亮些的墙角蹲下,害怕地看着手忙脚乱的大白。

大白打开糯米罐子的盖子,咬破手指滴血进去,然后抓起一把就朝我左边的墙上扔过去。墙上立刻像被泼了墨一般变黑。黑影向四周散去时,墙上还散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我抱住头让自己尽可能缩在墙角里。

这时,大白又抓起一把糯米朝另一边的墙上扔去,这次我看的很清楚。糯米落在墙上的位置正是黑气凝聚最浓的地方。被糯米正正打中后,那团黑气就仿佛被打散一般向四处散去。但不一会儿又重新聚集起来,且运动得十分迅速,不过一两秒的时间便又不见了。

大白沾了些朱砂抹在眉心,砸碎装香炉灰的罐子粗略地撒在门上、窗户上,接着用绑铜钱的那捆红绳把门把手、窗户锁全系在一起,每两个结点之间还穿上一枚铜钱。

刚刚串好,只听门砰地响了一声,紧接着所有门窗都桄榔桄榔地剧烈活动了起来。

大白转过头看看我,说,离门窗远一点。

我点点头,心想可能是那地灵被门窗锁住出不去,于是拔腿就朝床的方向跑了过去。大白见我朝床那边跑过去,干脆叫我躺进床单下面。

我虽不知缘由,但是这个档口听大白的肯定没错,于是掀起床单就躺了进去。

这张床是木板的,床单地下是两条很久没洗过的被褥,味道很不好。我死死地抓住脑袋上面床单的两角,不敢动。

这时,我感觉双腿突然被人抓住,使劲往下提。

我很害怕,却又不敢从床单里出来,于是伸手抓住床头的栏杆,死命地跟腿上的两只手较劲。这时,我听见门晃动的声音更大了,门外传来盛云的声音:你们在吗?师兄?书雪!

我听完赶紧扯着脖子喊,地灵在房里,被大白用红绳绑着铜钱困在屋里了!我们怎么办?

盛云在门外喊,大白呢?

我说,不知道!我正在床单底下躺着。

说完我也觉得不对劲了。从今晚回到出租屋开始,大白就一直指挥我一步步地行动,这会儿盛云来了,他怎么反倒不说话了?我默数着一二三,然后使劲一蹬腿,接着撩开床单一看,当场吓傻了。

抓住我腿的不是别人,正是大白。大白此时青筋暴露,横眉立目,身上也尽是黑气,正龇牙咧嘴地抓着我的腿肚子。见我从床单底下露出了脑袋,大白当即放了我的双腿,朝着我扑过来。

我吓得坐起身就往床下跑,边跑边朝门外喊,大白好像被地灵附身了,要弄死我,怎么办?

门外的盛云听完着急地说,再坚持会儿,我想办法进去救你!

我在心里暗暗点头,也不在乎被附身的是谁了,朝着大白的肚子就是一脚,然后跑到电视旁边,抄起桌上放着的烟灰缸就砸了过去。

烟灰缸正中大白肩膀,但是他一点疼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更快地朝我扑来。

门外的盛云开始踹门,我咽了咽口水,瞄了一眼大白放那些瓶瓶罐罐的地方。

用烟灰缸、破花瓶之类的砸他,顶多是把大白砸死,到时候地灵一样操纵尸体来扑我,得不偿失。此时我无法确定大白是否还活着,只能赌一赌,死马当活马医了。说不定弄些朱砂糯米之类的砸他一下,还能把地灵从大白身上砸出来。

我瞅准了大白扑过来的路径,往地上一趴,他扑了个空。我抓住这个空档,伸手够着了装朱砂的罐子,从里头抓出一把来就朝他脑袋上撒。

朱砂接触他身体的一刹那,一股浓浓的腥臭味散出来,呛得我鼻涕眼泪都流了下来。我捂着嘴拿着罐子朝他身上猛撒,大白的动作突然减慢。

门外没了动静。我望着愣在原地不动的大白,小声地朝门外喊道,盛云,你还在吗?

没有回音,我心底一下打起了鼓。

这时,大白身上的黑气突然加剧,大白仿佛恢复正常了一般,跟我说,拿起你的黑狗牙

刚说完,他又变成刚刚那个样子,朝我扑来。

我赶紧握紧脖子上挂着的黑犬牙,却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大白还没死,这点我很欣慰。但是到底要拿黑狗牙做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啊!

这时,身后窗户边又有了动静。我躲在衣柜后面偷偷望去,现是盛云从隔壁窗户那边爬了过来,正在想办法打破玻璃。

回头的功夫,大白已经到身前,我扯下黑狗牙一变冲他比划,一边往窗户那边退。果然,黑狗牙还是有点用处。大白虽然步步紧逼却不敢上手。

我问窗外的盛云说,大白叫我拿黑狗牙,没告诉我怎么用,现在怎么办?

盛云用胳膊肘顶了几下,说,戳他!

我拿着狗牙的尾端,朝着他的胳膊就戳了过去,虽然几戳几中,但大白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趁我戳他的功夫,还瞅准我的脖子一把掐了上来。

被他掐住的地方立刻传来一股灼烧般的痛楚。我拼命掰着他的手指头,脚底下也开始使劲蹬腿。有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睡在我身边,被麻杆姐掐住的芊芊。也许这次我要去跟她做伴了。脑子里胡乱想着,我渐渐喘不上气,脚底下也停了动作。

过了几秒钟,我感觉我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两眼前也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这时,抓着我的力量突然不见了,我一下子瘫倒在地。

我至少花了半分钟才缓过来。剧烈地咳嗽以后,我现盛云已经从窗外爬了进来,此时正跟大白扭在一起。

“戳他的右眼!”盛云抓着大白的左手对我大声喊,“快点!”

我从地上爬起来,稳稳拿住犬牙就要下手。可是看到挣扎在盛云手下的是大白以后,我又无法继续下去了。

会戳瞎他的!我大声冲盛云喊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5 15: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