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201|回复: 0

鬼眼(二十一)~符水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8-8 16: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揭文雨 于 2018-8-11 17:02 编辑


大白看了看我的字,小声嘟囔了一句,狗爬…然后说,第三个,闭眼睛的时候如果感觉眼前有人,千万别睁开眼睛。等你觉得他走了才能睁开。第四,尽量别从猫眼、门缝看别人。

我点点头,把他说的一气儿写下来。

大白说,这是辟邪的方法。下面教你驱邪的。说完,他从口袋里又拿出一小袋东西,说,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喝一碗糯米汤,七粒米,用符水煮开送服。

我把那个小纸包打开,发现是七张黄符裹着一堆糯米。

我说,喝符水?会不会铅中毒死掉啊。

大白脸一下就长了,说,当然不会。每天冲着房间四壁拜三拜,然后点符,放进碗里,烧成灰之后放开水沏…

大白一边说着,我就觉得头有点晕,眼前的大白也从一个变成了好几个。我抬起手,想去掐大白的脸,却是怎么也够不着他。然后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知道了。

意识里,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像跟人打了一架似的。

猛地一睁眼,一股消毒水味道窜进鼻腔。好吧,我又进医院了。

医院的味道让我觉得有点无奈。无缘无故地又惹上这么多事儿。我招谁惹谁了?手上打着点滴,身边连个护士都没有,更别提探病的了。离家大半年,一直一个人,想着想着我就开始噼里啪啦掉眼泪儿。

哭了一会儿,鼻子不通气了。我揪起被子擤鼻涕,这时,病房门开了。大白走了进来。看见我抱着被子擤鼻涕,咋了咋舌,说,怎么了,铁汉这会儿柔情起来了?看我不在害怕了?

赶紧把被子放下,说,才没有呢。我怎么又进医院了?

大白走进来关上门,这时我才发现,他右手胳膊上打着厚厚的绷带。

我说,你这怎么了?背我上医院的时候掉井里了?

大白说,哪有,这是让你身上那位弄的。

我问怎么回事儿?

他说,你身体里那位跑出来了,我身上没带行头,差点没打过。

他走过来搔了搔脑袋,坐在我床边。

我说,怎么不带啊?

他说,我怕身上阳气太盛,惹他出来伤了你。谁知还是没躲过。

这时,我发现他眉心有个小小的红点。我记得他说过,人头上有一把火,是阳气盛的地方,点破便灭了火,容易招阴。怪不得他来的时候要带帽子,定是怕我发现吧。

我没说破,看了看吊瓶里的液体,说,这就是葡萄糖吧?拔了咱们走吧。

大白抬起头看了看吊瓶,说,也是。你这么威武雄壮,葡萄糖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啊。

我白了他一眼,叫护士来拔了针,就准备穿鞋走人了。

低头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鞋子上居然搭着一只手。那一瞬间我没反应过来,没心没肺地就往床底下撇了一眼。然后,就看见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正蜷缩着蹲在我床底下,抠我鞋子上的那个勾。

看见我看她了,她还抬起头来一脸无辜地看了看我,脸色煞白。

我嗷一嗓子,差点再次吓晕过去。好在这会儿病房里就我一个。大白摇了摇头,跟我说,医院里过往生灵多,别害怕,他们不会跟着你的。

我欲哭无泪地把鞋子从床底下抻出来,再也不敢久留,一路狂奔回家了。

出了医院大门,大白从怀里把我写过的那张纸递给我,说,剩下的我都给你补全了,回去一定要照我说的做。要用到的东西已经放在你包里了,再遇到什么事儿一定要及时跟我联系。

我点点头,说,你现在要回店里去么?

大白说,恩。就不跟你一块走了,自己多保重。

我耸耸肩,还是心有余悸。没走出两步,大白又从身后叫住我,说,待会儿坐车别靠着窗户。

我冲他挥了挥手,说,放心吧。

在家呆了一天,电视电脑手机都不敢看。我连欢欢落在我这的几本儿童图画都看完了,无聊的紧。医院床底下那个女人时常蹦到我脑袋里,让我变得愈发的疑神疑鬼了。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床,底下还是有很大空间的。于是我把衣柜里的两个收纳箱、四五个鞋盒子全堆在床底下,把底下的空间填满,这才安下心来。

拖延症犯了很久,我最终还是拿出女汉子的勇气克服恐惧拿出了大白给我的纸条。

每天冲着房间四壁拜三拜,然后点符,放进碗里,烧成灰之后放开水沏,符灰溶解了之后放七粒糯米进去,加热直到糯米软化。我照着大白说的小心地把一碗糯米水弄好,一仰头喝了下去。烧过的符闻起来就很臭,喝下去的时候比嚼树皮还恶心。

好在喝完之后我也没感觉到什么异样,也就放心些了。

过了没多久,欢欢跟静姐回来了。静姐一进门就神神叨叨地跑到我屋里,问我,书雪,你结婚了?

我说没有啊,我连对象都没有呢啊。

静姐说,那……我怎么在报纸上看到你……说你跟一个男孩儿新婚吵架打得头破血流什么的。我看着那图片就像你啊,跟你今天穿的一样。

听完我就崩溃了。难道大白胳膊上的伤又是我打得?可是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静姐看我反应不太对,就给我个台阶下,说,没事儿,要不是你我就放心了。

我点点头,说,恩,赶明儿要有合适的,你给我留意着点。

静姐没识我这茬,砖头就做饭去了,估计是觉着我在外头鬼混了。我也没太在意,盘着腿儿接着看欢欢的少儿读物。欢欢咬了咬大拇指,跑到我床边跟我说,姨姨,这些书我都看过了,不好玩儿。你跟我一块听故事吧。

我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心想,一个四岁半的都觉得不好玩儿的东西,我都看了一下午了。我问她,听谁讲故事去呀~

欢欢说,爸爸。

我摇摇头,脑补了很多欢欢在幼儿园被人说成是没爸爸的孩子的苦逼经历,然后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说,爸爸现在不在,你听姨姨讲吧。

欢欢听完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就听爸爸讲,爸爸就在姨姨身后呀。

听完之后我瞬间明白了什么:这家里的那飘就是欢欢她爸,并且上次我摸着那腿很有可能也是她爸爸在跟我们一块捉迷藏。我吓得一激灵,猛地回头看了眼身后。

头还没回过去我就后悔了。我床靠着的那面墙上有窗户,三块大玻璃,我还没拉窗帘。更苦逼的是我还真在玻璃上看见了一个影子。外头天还亮着,那个影子很模糊,甚至可以称得上人畜不分啊。

我干咳两声给自己壮了壮胆,问欢欢,玻璃上的那个是你爸爸吗?

小丫头捂着嘴乐了两声,说,那是姨姨的影子。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玻璃。上面明明是有两个影子。难道是这小丫头看不见?那她为什么还说她爸爸在我身后呢?

我捋了捋她的头发,在心里想,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晚上吃饭时,我几次开口想问静姐她丈夫究竟还在不在人间,却一直没问出口。最后一次我终于鼓起勇气想问的时候,电话却响了,是大白打过来的。

我有点懊恼地接起来,另一边是他温柔的语气,问我有没有什么异常。我想问他跟着我的是不是欢欢爸爸,当着静姐的面儿没好意思,敷衍了几句我就把电话挂了。

晚上一回房我就把窗帘拉上了,把两个软枕头都放进柜子里,柜子里那位爱要不要吧,再发生个挪位事件我该疯了。

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一家人有老有小的跟我招手,请我吃饭,但我一个都不认识。吃着吃着就只剩下一个女的了,跟我哭着说她全家都叫人害死了,身后都是牌位。

我好像也让她感染了似的,也哭。这时候,我睡着睡着就有点醒了,感觉床底下有声音。

一开始声音就是窸窸窣窣的,很细碎。后来砰的一声,我的床也跟着一震,吓得我吱楞就坐起来了。抹了抹汗,我开了手电往床底下一照,发现所有收纳箱、鞋盒子都跑到了床头那边,床尾那块空出一个很大的距离来。

我一下就难以淡定了。老娘床底下没东西,就有个女的蹲在底下玩儿我鞋子。老娘把床底下塞满了,就有东西来挪位置!老娘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加上起床气,我也没顾及别的屋有没有人睡觉了,踩着拖鞋对着床底下那片空地就是凌空一脚,边踹我边咧咧:折腾,你丫可劲儿折腾。老娘今天陪你,不想睡就都别睡!你丫倒是出来让我瞧瞧,咱俩PK一下啊!单挑行不行!

折腾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动静,静姐跟欢欢那也安静的很,我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里外这口气都出不去。

快两点了,我实在支持不住了。第二天还得上班,干脆闷头睡了回去。

转天,又顶着俩黑眼圈上班去了。一到单位陈默就跟我抱怨,她房东又给涨租子了。说完她就感慨,要是遇见静姐那样的多好,永不加赋。我呵呵呵呵,没说话。

这时候她又饶有兴趣地趴隔板上蹭我很近,说,你那房子租的这么便宜,不会是凶宅吧?房东会不会故意的?

我说,凶宅人家自己住啊?还不租给个大小伙子辟邪?

虽然见鬼了不错,但我始终觉得这东西是大白带来的。之前大半年好极了。

陈默看我反应不小,也没敢多说,悻悻地干活儿去了。

我闭着眼把电脑屏幕打开,直到它亮得没反光了才睁眼。还得六七天不能用镜子,郁闷至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5 14: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