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161|回复: 0

鬼眼(二十二)~问题出在骨灰坛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8-11 17: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揭文雨 于 2018-8-16 14:03 编辑


涨房租这件事儿陈默念念叨叨了一天,可真对不起她爸妈给起的这名字。我无奈地听了一天,耳朵都起老茧了。

回家之后可算清净了。前天晚上没睡好,回家吃完饭喝了符水糯米汤,倒头就睡下了。

十一点多,我迷迷糊糊地醒了,隐约听见静姐那屋有动静,好似是跟人吵架似的,虽然压低声音却激烈得很。第一反应,我以为是欢欢那个皮丫头又惹祸了,于是也没管,扭头接着睡。可是越听越觉得还有个男人声音,特别小,但是还能听见。

我坐起身仔细听了听,怎么也听不见说的什么。

我站起来往门口走了几步,声音越来越近,却还是听不见。

这时,静姐突然不说话了,往这边问,书雪,是你吗?

我一愣,赶紧说,是啊,不小心睡着了,醒了就口渴。去客厅倒杯热的。

静姐顺手带上门,给我倒了杯水,说,打电话,吵着你了,不好意思。

我从门缝里往里看了看,问,欢欢呢?

静姐说,上她姥姥家了。她姥姥想她了,让她过去住些日子。

我点点头,心想,静姐带个孩子,自己挺不容易的,没准是想再找个二婚对象呢。

我摇摇头,回屋洗澡去了。

洗澡的时候我关了淋浴间的门,却没关房门跟厕所门。虽然平时欢欢很喜欢往我屋里跑,静姐却不会,所以我也不用避讳。淋浴间的门上是毛玻璃,模模糊糊的,但是年岁久了总会有些地方被磨得光滑了,能看到些外头的物件。

最近屋里有东西,我实在害怕,就想着开着门能看着屋子里头什么情况,也能看见床。

洗澡的时候我又听见有人争吵的声音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正当我回忆我小时候爸爸妈妈在外面吵我在屋里一边装睡觉一边偷偷哭的事情时,门外突然晃过一个影子,却一溜烟又不见了。

我赶紧推开淋浴间的门,抽了浴巾裹上,往屋里看了看。床下、屋里都没东西。

我害怕了,就朝外头喊,静姐,你来过我房里吗?

静姐过了一两秒,说,没有啊,怎么了?

我说没事儿。

静姐的声音有点囔囔的,像是哭过似的。我又好歹冲了冲身上就出来了。

临睡前,我一遍遍地给自己打气:坚持,坚持,吃完那些糯米就没事了。

吹干头发已经十二点了。静姐那屋灯还亮着。平时她很少这么晚还不睡。我刚起来,也是没什么睡意,干脆坐在床上发呆。

过了会儿,静姐穿个拖鞋拿着两盒东西就跑我房里来了,说是别人送了些玫瑰花茶,对女孩子好的,让我尝尝。

我给她搬了个凳子叫她坐下,反正欢欢也不在,都睡不着不如说点话。

一坐下,静姐就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半天,问我,书雪,这几天住的还好吗,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我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寻思着,难道她也知道这屋里有问题了?不过我没明说,只是回答她,挺好的,就是有的时候脑袋疼,职业病。

静姐有点尴尬地笑了两声,就不说话了。

虽然陈默跟我说完那些话之后我是对静姐有点怀疑的,但是她人真的不坏,我也不想逼她。况且有个懂行的白岂,我完全可以放心。

于是我看了看她,旁敲侧击着问,怎么了?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身体了?

静姐笑了笑,说,没有,就是…

话还没说完,我们屋的灯突然黑了。

我惶恐地四处看了看,起身把开关关上,又打开,灯闪了两下又开了。

静姐说,老房子了,毛病多。那个,你先休息吧,我回去睡了。

我点点头,目送她回屋,然后她屋里的灯就灭了。

静姐已经去上班了,屋里又只有我一个了。我洗脸刷牙直接弄了碗符水糯米汤当早点。七粒米,我的饭量越来越小了。

还有四天,我就要回复正常人的生活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我闭着眼开了电脑,改了会儿文,还是眼睛贱透过显示屏看了看身后。但是身后没有人。我沾沾自喜地上Q跟主编汇报了一下工作,准备去逛逛商场。想了想,去商场免不了的试衣服照镜子,还是不冒那个险了。

下午四点多饿得不行了,我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半天,最后还是选了大白,给他发了短信。

手好点了吗?什么都不能干,好无聊,能出来陪我吃个饭吗?

刚发出去,我想了想,又加了一条。

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过了会儿,大白给我回了个电话,说他中午吃完了。

顿了顿,说,不过我可以再陪你吃一顿。

我从衣柜里翻出一身浅色的衣服,临走轻轻瞥了眼镜子才出门。

吃完饭,大白问我,怎么样,喝完糯米汤有什么感觉吗?

我摇摇头,说就是睡觉香了些。

大白皱了皱眉,说,没感觉?你不是太没心没肺了吧?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不过我感觉静姐好像有点问题。

说完,我好像记起来了什么,问他,对了,你是为什么会找到静姐家里的?你去那干什么了?

大白说,还记得那个骨灰坛子吗?

我点点头。

他说,那个骨灰坛子里装的是…她的公公。我从那坛子查到的一个殡仪公司,最后确定的身份。

我说,静姐丈夫的爸爸?

大白说,嗯。

我问,那你把他怎么了?那个坛子有什么问题啊?解决了吗?

大白说,没有。那个坛子暂时还解决不了,在我店里呢。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问他,你天天跟骨灰住在一起?你不是还抱着它睡呢吧?

大白说,想哪去了,我给供起来了,暂时把它的怨气压住了。

我点点头,说,那就好,你要是哪天也鬼上身了,我就真没救了。看了看四周,我探过上身小声说,静姐的老公,他还活着么?我总觉得我身上这位就是她老公,欢欢的爸爸。

大白皱了皱眉,说,我找人查过,他老公两年前被宣告死亡了,说是出差时遇到了意外事故。申请人就是你那个房东。

宣告死亡?也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呗。我嘬了嘬牙花子,说,静姐跟我说她很久之前就跟她老公离婚了。看来不见得真是离婚啊。

大白点点头,说,她丈夫被宣告死亡了,她公公婆婆也都死了,婆家就相当于没人了,原先婆家的房子顺理成章到了她名下。法院宣告死亡之后没多久,她就把那栋房子卖了,买了你现在住的那个。

我想了想,说,她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她婆家原来就住在最近出事儿的那个小区吧?你不是说那环境挺好的,她干嘛卖了好房子买这个破房子啊?除非……

大白说,恩,除非那间房子有问题。

我冷笑了两声,说,欢欢才四岁半,她爷爷奶奶大不到哪去。这么早一家人就都死光了,肯定有问题。

大白说,问题就出在他家老头子那个骨灰坛子上。他家不知道是惹了谁,老头子火化时魂还没离体就被人加了桃木进去一起烧。魂被困在了骨灰里,怨气极重。而且现在那坛子骨灰里混了好多桃木屑,不好弄啊。偏偏有心怀不轨的人撺掇他们把骨灰埋在那树底下,那可是大凶的风水。那个小花园建的时候就有问题,好在平时人多阳气足也没出什么大事儿。他们把骨灰坛子往底下一埋,自己家鸡犬不宁不说,弄得那一块也险象环生。

我问,那到底是谁害了他们家呢?

大白说,不知道。

我又问,那我身上这位到底是不是欢欢她爸爸呢?

大白说,这我也不知道。说话的这会儿功夫,菜都上齐了,大白拿起筷子就开始吃。

我剜了他一眼,说,你就知道吃。

这时,我想起欢欢曾经说过的话。她说,爸爸总是去幼儿园看她。如果她爸爸还活着,干嘛不回来一家团聚?干嘛不自己把凶宅卖了?如此看来,他已经死了的可能性比较大。说不定,他们一家已经团聚了。

我看了看大白,说,如果我身上的真是欢欢爸爸,咱们把他除了,是不是有点对不起静姐?说不定……说不定他就是想回来看看孩子。欢欢总是缠着我说听她爸爸讲故事什么的,还说她爸爸在我身后。我实在是……

我的话可能是触怒到他了。大白义正言辞地说,你是雪大善人吗?要不要去割肉喂鹰?人跟鬼本来就不能在一个空间生活,他们仨现在是团聚了,可他女儿会身体差,容易得病,他老婆也会损阳寿。有百害而无一利。况且他现在是上了你的身!你……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语气有点太强硬了,大白闭了嘴不再理我,闷头吃自己的饭。

我也低头扒拉了几口,却是怎么也咽不下去。

我咬了咬嘴唇,说,好了好了,我听你的,好好吃你那符水汤就是了,别生气了。

大白抬起头白了我一眼,没说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5 15: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