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112|回复: 0

鬼眼(二十三)~铁骨铮铮的女汉子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8-16 14: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直到吃完饭走,大白都闷闷不乐的,有的时候看我的表情都特别凶恶,一脸我欠他一条人命似的表情。我也不好说话,到车站就分道扬镳了。临走,他还是嘱咐我要听他的话吃他的糯米汤。


  好心请他吃饭,最后闹了个不欢而散,我也觉得闹心,在马路晃悠了半天,取了这个月的房租才回去。


  到家之后,发现静姐已经回来了,欢欢还是不在。也许是她爸爸的缘故,小丫头不在家,我心里倒是轻松不少。


  跟静姐说我吃完了不用准备我的饭,又把房租给她,我就回屋躺着去了。这些日子燥得慌,可是身上却累得很,睡醒了也累,怎么睡都不解乏似的。


  一不小心睡过去了,再起来已经八点多了。我下地去斟水沏糯米汤,看到静姐的屋门紧锁着。之前她连关门都很少,最近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静姐听见我出来了,也下地穿鞋走了出来,两颊还红扑扑的,问我,晚饭吃的那么早,饿吗?


  我说,我在外头吃得多,不饿。


  倒完自己的,我又给她倒了杯水。看她的脸色很奇怪,我问她,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静姐说,没事儿,可能是这两天累着了。


  她接过我手里的杯子说,你要是不饿我就不折腾了,回屋看电视了。


  我点点头,把东西递给她,却摸到她的手冰凉冰凉的。


  麻杆姐从脑海闪过,我一把抓住了静姐的胳膊。没想到她的胳膊却是带着些许体温的,暖暖和和的。我舒了口气,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摸了摸她脑门,说,你不是发烧了吧?手这么凉?


  静姐抽回胳膊说,春天嘛,外头暖和屋里凉,喝点热水就行了。她有点不自然地把头发往耳朵后头捋了捋,就回屋了。


  思来想去,我都觉得静姐很不正常,但是又不知道是哪里的不对。我回屋沏好了符水,一仰脖喝了下去,过了没一会儿,身上就感觉暖暖的,也有劲儿了。照原先的经验来说驱邪的话我应该会有呕吐不适之类的感觉啊。难不成大白给的这符水还有美容养颜益寿延年的功效?太奇葩了吧?


  我没理会,躺床上看了会儿书。


  这时候,大白发了短信过来,还是那几句话,问我符水喝了没。


  我回他喝了喝了,喝下去神清气爽,整个人都有劲儿了。


  过了会儿他才回我,早睡,晚安。


  莫名其妙的男人。我对着手机嘟囔了两句,把手机放枕头底下,关灯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他的电话吵醒的。


  一接起来,那边就火急火燎地跟我说,马上洗漱出门,还有,符水千万别喝了。


  我呵呵呵呵,问,不是你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喝的吗?怎么这会儿又不让喝了?


  他说,来不及解释,在你家门口碰头。


  我说好吧。心想,看他能整出什么花来。


  碰头之后,大白二话没说,拉着我就去了他那个小店。我问,怎么了?天要塌了?他说,更恐怖。咱们掉进他的圈套了。


  我问,谁?


  他说,就你身上那位。


  到了他店里,我都来不及看看他卖的那些小玩意儿,就被他拉近隔间儿里。一进隔间儿就闻见一股老大的香火味儿。并且我看到了一个酱色的骨灰坛子,摆在右手边供着。


  我咧了咧嘴,跑到大白身后坐在椅子上。


  他擦了擦手,从抽屉里拿出两张照片递给我,问我,你见过这个人吗?


  我看了看,照片上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在大概是故宫或者之类的地方照的相片,不过眼生得很。我摇摇头,说,不认识。


  大白叹了口气,说,他就是你身上那位,也就是你房东她老公,欢欢的爸爸。


  我说,欢欢爸爸给咱们设圈套?他……他现在在我身上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大白抿了抿嘴,说,因为我能看见他。自打右边眼睛不好使了之后,我闭上眼就能看见很多东西。有的时候,我甚至能清楚地看见他就在你身上,一脸阴险地冲着我笑。一开始我只觉得是他想跟我斗法,抢你的身体。查过了之后我才想明白,他巴不得你每天喝糯米水。


  我听了之后一愣,怪不得昨天大白看我的眼神那么凶恶,其实他并不是在看着我啊。但是我越听越听不懂,于是问他,他不想要我的身体为什么天天跟着我啊?


  大白说,因为他想要你的阳气,他想把你的阳气补给他老婆。你喝完符水不仅没有不舒服,反而有劲儿了,说明身体里阴盛阳衰,偏得厉害。你身上不是阴气重,而是阳气亏。现在他并不在你身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几天你不在的时候他一直在他老婆房里,或许还会在干……那种事儿。


  那种事儿?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怪不得静姐这两天总是面带潮红的,说话都温柔了不少,原来是……


  **,他们俩滋阴补阳也就算了,扯上我干什么?我气鼓鼓地跟大白说,那我现在怎么办啊?换个地方住来不来得及?


  大白摇摇头,说,你的体质跟你房东很像,你就算搬走了那男人找不到下一个目标也会再去找你。就算为了你屋里那个小女孩儿,你也不能退缩。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垂头丧气地说,看来真是便宜没好货。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大白说,这倒不尽然。你那个房东一开始应该不知道她丈夫找上门,纯粹是看你一个女孩儿可怜才把房子便宜租给你的。


  我点点头,说,我也这么觉得的。欢欢一直是静姐带着,好么眼儿给她弄姥姥家去干什么?


  想了想这两天发生的事儿,我接着说,前两天静姐还来我房里问我住的好不好,会不会不舒服什么的。我估计她是想让我搬走,不让我再给她当续命鬼了。但是她话还没说完屋里灯就黑了,很可能是她丈夫在吓唬她别把我弄走。


  大白瞥了我一眼,说,不愧是天天跟小说打交道的人,脑洞开得还挺大。


  我说,别扯淡了,现在怎么办?你赶紧收拾收拾你那堆神器,跟我回去捉鬼呗。


  大白说,这不行,他跟我交手几次,如果看见我去了,肯定会直接赖在你身上。还是那句话,强行驱走对你伤害很大。你听我的,回去把屋子归置好,先把他从你身上赶走,保证他不能再动你的阳气。然后我再去,一举两得。


  我听完真是欲哭无泪,合着最后还是得我一个人解决。


  大白看出我害怕了,就鼓励我说,照我的法做,我保你能把他赶走。成功了以后你就把那狗牙往脖子上一拴,一了百了。


  听完我就愣了。好些日子没看见那狗牙了。我把它放哪了?上次戴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琢磨了半天,我想起来了:狗牙在我单位办公室的抽屉里。可是今天我本来就应该上班去,一大早来这了就没去,现在又要回去拿东西,拿完了还得走,主编肯定会把我剥皮拆骨的。但反过来想想,这劫要是平安度过了,这个月工资不要了都行。我对自己说了个安慰,然后问大白,你说吧,叫我怎么着?


  大白从柜子里拿出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桌上,说,还记得原来那个请灵的办法么?原来是往你身上请,现在是从你身上往外请,原理一样,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更棘手。


  我侧目鄙视了他一下,说,等这事儿过去了,我非在你脑门上刻俩字儿:神棍。


  大白白了我一眼,说,你把这些糯米煮熟,放在一个瓷碗里,插上三根香,放在客厅正中央。把你卧室除了有门的那面墙以外的三面都贴好符,就是之前给你的那几道。你吃了三天的,应该还有四张,刚好够用。第四张符从你卧室点着,然后一路留符灰到门外,最后把烧剩下的就扔在瓷碗旁边。


  说完,他又拿起一个不大不小的铃铛,跟我说,把这个铃铛挂在你客厅的吊灯上,旁边放电扇吹,开摇头,让铃铛一直响。然后买一面镜子贴在你卧室门上。等他从你身体走出去跑到瓷碗旁边时候,你就赶紧把门关上,戴上狗牙。过三个小时再出门,就万无一失了。


  我问,我怎么才能知道他走没走出去啊?


  大白无奈地撇撇嘴,说,以你现在的身子,你是可以看见他的,而且能看的很清楚。


  想想也是,我都看过好多次了。只是现在家里没人,一想到要回去跟那恶鬼一对一单挑,我还是有点小害怕的。


  大白又嘱咐我很多,然后告诉我,我会在你们小区门口等你,有事儿你就给我打电话,实在不行我就冲进去救你,顶多你就是少活两年呗,没太大事儿。


  我剜了他一眼,就自己回单位拿狗牙去了。大白说还要准备点别的东西,等过会儿再出发去我那。


  到了单位趁着主编不在我偷偷溜进去拿了东西又偷偷溜了出来,一出门就给她打了个电话请了两天假。主编没说什么,准假了,不过我寻思着她肯定是想让我这次歇了就别回去了。


  回去的路走的很艰苦,颇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烈。从前遇到什么事儿,至少都还有寝室几只或者大白盛云撑腰。这次只有我自己,我开始后悔为什么上那所大学为什么学新闻专业为什么非只身一人来这个破地方了。


  从楼下五金店买了一面一米的镜子自己扛上三楼,我又有些释然了:好歹我也是个铁铮铮的女汉子,不成功便成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5 14: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