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106|回复: 0

鬼眼(二十五)~深山老林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8-17 16: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揭文雨 于 2018-8-18 17:08 编辑


  我本来并没把大白的话当回事儿,以为不就是口血,过两天就补回来了,身上也没有什么厉鬼之类的了。但是跟大白回去住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一早就有个老头儿来看房子,说要把大白的店盘下来。看见俩人马上就要签合同付款了,我问大白,你这是要豁家舍业地去山里啊?连店都卖了,难道真要去啊?

  大白瞪了我一眼,说,你以为呢?自己捅的篓子别人替你收拾你还这么多废话?你再负隅顽抗,我就把你打晕了扔麻袋里,找俩农民工抬过去。

  我切了一声,心想,你也知道你自己扛不动我啊?!

  大白怕我跑了,根本不让回去收拾东西,又说带一大堆电子设备到山里根本没用,愣是让我连条裤衩都没带就拉着我走了。他自己从店里选了几块特别好看的玉,剩下的都留给了那大爷。又嘱咐那大爷别动屋里那坛子,也是轻装上阵地离开了。

  路上我就问他,你店也不要了,万一回来之后钱都花光了还找不着工作怎么办?

  大白乐了乐,说,我一大老爷们儿害怕养活不了自己么?实在不行找我师弟去呗。他们领导找我不是一次两次了。

  说的时候大白的表情就有点不自在。我知道他大概是不喜欢机关里的那些条条框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儿,我那还有点存款,大不了咱俩合伙开一淘宝店,盈利四六分。

  大白看着我挑了挑嘴角,没说话。

  到火车站买了票大白就跟我说,火车得坐14个小时,转天凌晨才能到。下了火车还得坐大巴,下了大巴还得倒拖拉机,下了拖拉机还得倒驴车,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我吓傻了,问他,真的假的?

  他说,差不多吧。

  路上我给主编打了个电话,说我老家有急事儿得回去俩礼拜。主编说好啊,回去之后就不用再回来了。

  我看了看大白,寻思着,这回我俩都是无业游民了,实在不行就留在大山里种地得了。

  我们坐的是硬卧,一个小间里六张床。但是只有五个人。对面上中下铺仨人儿是一家三口,就睡一溜,我睡这边下铺,大白把行李放在了中铺。刚四月初,车上就开起了冷气,冻得我直哆嗦。大白把自己床上的被子也拿下来裹在我身上,就坐在我床边看书。

  过了会儿,我发现对过仨人就连小孩儿都脱了外套穿着半袖在车厢里呆着,而我却两床被子裹着都手脚冰凉。

  我冲大白怒了努嘴,大白摇了摇头,说,这回知道厉害了吧?

  一下午都无聊得很。大白一直捧着个史记,样子像极了高中文科班那帮男生。我用膝盖碰了碰他,问他,你多大了?

  大白愣了愣,说,按身份证算,今年31。

  我咧了咧嘴,心想,闷骚老男人。

  虽然是无聊,但是看着窗外总在变换的风景,还有每一站过往的人,不知不觉中就入夜了。

  车走走停停的,一会儿晃悠一会儿静止,我也是一晚上没睡好觉。加上晚点,第二天九点多才到了目的地。果不其然,大白带我走了很远到了一个客运站上了长途大巴,又晃悠到下午四点多,才下车。下车的地方是个小镇子,好多人在那卖鸡鸭卖猪肉。穿过镇子又走到挺远的地方坐了会儿驴车,总算是到地方了。

  这一路我看见有几家几户的地儿就问他是不是到了,但走到他师叔门口,我才发现自己图样图森破了,sometimes, nave.

  可以负责任地说,方圆几十里都没什么人。他师叔那破木头屋子上头还有稻草呢,大门上贴着俩门神,特别有古代的封建迷信色彩。

  大白上去扣了扣门环儿,说,师叔,我回来了。

  半天了,里头走出来一个老太太,看见我跟大白站在门外,一脸鄙夷地就走了。过了一会儿,出来一个老大爷,黝黑黝黑的皮肤,俩眼跟铜铃一样,背着手就走出来了,看了看大白,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懂,我陪着笑脸说了句老先生好,他也没太理我,瞅了我一眼嘴里嘟囔了两句自己就走进去了。

  大白冲我示意了一下让我跟进去,自己也进去关上了门。

  进去之后我吓一跳。里面格局很奇怪,三四间屋子都在一个直线上,一进去就能看见两边最里头的屋子。而左手旁最里头放这个两个桌子,上头铺着白布,还躺着一个脸色刷白的人。我冲大白露出一个崩溃的表情,大白探过头小声跟我说,没事儿,就是个尸体,别瞎说话冲撞了它就行。

  我呵呵呵呵。

  而那老大爷就朝着那尸体走了过去。我也硬着头皮跟了过去。却没想到他一进去就回身把门带上了,把我跟大白关在了门外。我刚要跟大白吐槽,就发现那木头门上有很多特别恐怖的像是指甲划出来的道子一样的痕迹,乱糟糟的,特别瘆人。

  大白把我拉到一边,说,刚才那老太太可能来托他师叔办事儿了,在外头等会儿就行。

  等着的时候,就听见里头有咚咚咚那种锤子砸东西的声音。我脑补了很多,就在想是不是他师叔正拿着大锤子砸烂那女尸的头,又想会不会他师叔其实是在里头拿着大砍刀碎尸呢。然而过了一会儿老大爷出来之后我才发现他一脸的平静,里头的女尸也还完好无损的。

  大爷出来之后径直走到另一边尽头的屋子里,从一个篓子里拿了一个像药丸子一样的东西塞在女尸嘴里,然后喘了口大气。

  大白看他师叔忙完了,赶紧上右手第一间屋子投了一条手巾递过去,又在他师叔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其实他就算喊出来我也听不懂。大概是大白觉得这样显得对他师叔比较尊重吧。

  他师叔看了看我,用稍微普通一点的话问我,小姑娘拥了弦?

  我疑惑地看了大白一眼,但是大白并没有给我翻译的意思,于是我不懂装懂地附和了一句恩,是啊。

  老大爷听完居然乐了,说,小娃子胆子肥。这句我听懂了。

  他看着我又点了点头,跟大白说了两句话,然后就出去了。我则是一头雾水。

  大白冲我笑了,说,师叔说了,你个小女孩儿居然想出用阳涎,胆子真大。

  我撇撇嘴,心想,合着老大爷是在笑话我啊。

  大白接着说,师叔叫我跟他去看我师父。你现在屋里坐会儿。

  我摇摇头,说,我跟你一块去行吗?我不想跟这尸体坐一块儿。

  大白说,那你就坐那篓子旁边去。那里装了好多羊粪球,都是驱邪的。

  听完我都快吐了。合着老大爷往人家尸体嘴里放粪球?顿时我就觉得那女尸可真可怜。大白看我没理他,干脆自己出门去了。我打了个哆嗦,捏着鼻子往羊粪球旁边一坐,开始抖腿。

  后来我想了想,捏着鼻子只能用嘴喘气,更恶心,于是干脆撒手了,却发现其实那羊粪球也没什么味道。我打量了一下躺在尽那头的女尸,发现她其实长得蛮好看的。侧脸看起来很干净,鼻子挺挺的,闭着眼睛很有种凄凉美。

  看着看着我居然看呆了,还有种她还活着只是睡着了的错觉。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声小小的猫叫。我往外看了一眼,发现是个小黄猫。

  小猫喵喵地又叫了一声,竖着尾巴,一只前腿儿迈了进来,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我呆的正无聊,这大山里也没啥信号,干脆拍拍手想让小猫过来逗逗它。

  结果小猫走进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女尸,从墙边溜了过去,朝着女尸小跑了过去。我呵呵呵呵,心想,连猫都看出那女尸长得比我漂亮了。不过,我真的要跟一个尸体争风吃醋么?还是为了一只猫?

  正想着呢,那小猫一跳就跳到那女尸肚子上去了,吓了我一跳。站在那女尸肚子上,小猫用前爪轻轻搔着女尸的衣服。没搔两下,小猫突然喵一声惨叫,身上的毛也竖了起来。

  我知道猫可能是感应到什么了,迅速站起来冲它拍手叫它过来。结果小猫只看了我一眼,就再没转过头。它死死地盯着女尸的脸,不停地叫着。

  就在这时,女尸突然睁开了眼睛,没错,睁开了眼睛,吓得我一激灵。我下意识地就想往外跑,可是腿底下始终动不了劲儿。

  然后我做出了一个更奇葩的举动:从包里把眼镜儿掏出来戴上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5 14: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