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78|回复: 0

鬼眼(三十)~鬼与魂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9-5 15: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揭文雨 于 2018-9-8 15:23 编辑

timg (1).jpg

      人老了,寿命无测,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静姐跟欢欢爸爸不似欢欢奶奶一样是过度迷信的人,两个人只是按寻常程序办好了老太太的丧事。然而二老都过世了以后,静姐家竟然接二连三的倒霉。这时静姐才意识到,也许自己公公的鬼魂并没被送走,反而一直被关在这间房子里。

  静姐开始跟丈夫说这件事情,并且表示想再把那位高人找来一次,看看是怎么个情况。静姐的丈夫却一百个不乐意。他的意思是,二老已经过世了,就别再叨扰他们俩了。后来没过多久,静姐的丈夫连工作也丢了。俩人为这事儿吵了许多许多次,却一直没结果。

  有天,静姐丈夫旧时的同事突然来信儿,说山东那头有个差使还不错,可以介绍他去。静姐丈夫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收拾了行李就去了山东,跟几个朋友会和。没过几天,山东传回消息,说静姐丈夫跟几个同事的车盘山时出事儿了,人没了。

  短短一年时间,整个婆家都没了,只剩静姐自己带着孩子,还住在一间可能早就变成凶宅的房子里。两年之后,静姐跟孩子得到了房子,立刻把它低价卖了,换了现在这间老房子。奇怪的是,跟她买房子的人搬进去之后住的舒服极了,根本没什么倒霉的事儿发生,更别提什么活见鬼之类的凶宅经历了。

  在我眼里,静姐带着欢欢,一直是个坚强的单身妈妈形象。而听过了她这些经历,我突然觉得能从连环的惨案中走出来是一件多么可贵的事情。

  当然,大白听完了并没什么感悟。他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那个所谓的高人到底是谁。

  静姐说,那高人是她们楼下那个大哥给介绍的,看起来就很有经验的样子。只不过因为有中间人的缘故,静姐也不知道到底怎样才能联系到他。

  又是楼下的人。前前后后跟静姐一家几次接触,应该不会是巧合了。现在住在静姐原先房子楼下的是那对死了小孩的夫妇,他们是去年才搬过去的。那么想知道那高人的事儿,还得先联系到原先住那的一家才行。

  静姐跟我们说,原来住她们楼下的是一对中年夫妇,俩人都四十出头了,还没孩子呢,所以特别喜欢她家欢欢。虽然也总因为静姐公公看电视声音特别大,还有之后那些锅碗瓢盆摔碎的声音大而找上过门,但其实人很和气,也很腼腆。

  大白问静姐还有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知不知道他们搬到哪去了。

  静姐摇摇头,说,就是个见面点点头的交情,她从来也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

  我想了想,跟大白说,等回头让盛云去查吧,他肯定能查出来这些事儿。

  事情原委问的差不多了,我也想回屋去收拾东西了。这时,静姐却叫住大白,问他小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大白把荡秋千的孩子死掉了的事情告诉了静姐,并且跟她说,那小孩儿的死八成跟她公公有关系。

  静姐听完眼圈都红了,说她公公打小就信佛,应该是积了不少善因的,怎么去世了之后还招来这么多是非。

  大白听完突然一脸如梦方醒的样子猛然抬起头看了看静姐,随即又低下头一脸沉思的样子。我想他大概是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了,怕不能当着静姐说,索性也没问。

  东西差不多收拾好了以后,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我跟大白都困得不行了。静姐给了我一个搬家公司的电话,然后也打算回她娘家了。

  我们仨一块出了门,然后分道扬镳。

  路上简单吃了顿饭,我跟大白就回了玉器店。一进门,四周黑乎乎的。我刚要抬手去摸墙上的灯,就听大白冲我“嘘”了一声,然后把我拉到他身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奥利奥形状的小手电,照了照墙边那个关着骨灰坛子的柜子。

  看到那柜子,我吓了一跳。上面那张封柜门的符原本是用朱砂画的,红色的笔迹。现在却变成了黑色的笔迹,上头还有一些很不规则的黑色的印记。

  大白四周环视了一下,然后冲我指了指隔间跟外堂中间那面墙左边的墙角。我点点头,猜测八成是他又看见什么了。

  大白冲我努了努嘴,示意我去他行李里找符纸,自己则把脖子上拴着的玉观音取了下来,然后一点点的朝那个墙角挪步子。

  我在后头使劲倒腿儿,一路小跑来到他那堆行李旁边翻找。无奈他行李里头都有啥我也不太知道,就是一个不大的布包裹,却是无论如何都找不着。我急的出了一身汗,想问大白他到底把符放哪了,大白却一直不往我这边看,我也不敢叫他。

  正在里头翻着呢,大白突然从身旁架子上拿过一小包东西,朝着他左手边就撒了过去,动作跟鹿鼎记里韦小宝给人撒石灰一样。看颜色,他手里的东西大概是朱砂。眯着眼仔细看,发现散落在空气里的朱砂突然好像勾勒出了一个轮廓似的,一转眼间又不见了。

  那人已经不在墙角了,而是朝我这边挪了些。我手底下不敢停,一边翻他大行李包一边朝朱砂那边看。

  这时,大白居然破天荒的说话了。

  他说,快点找,他往你那边去了。

  听完我就吓尿了,跟他说,那你快点拦住他呀。

  大白说,我尽量,你快点。

  我也顾不得其他了,提起他行李包的一个角,把里头所有东西都倒了出来。终于,在两间衬衫中间,我找着那个布包了。我把布包一抖落,里头的符就都散了。我抄起一把就往大白身边跑,还没跑出去两步,腿底下突然感觉被一根木头棍子绊了一下一样,啪叽就摔地上了。

  我回头看了看,自己正在两个玻璃柜台中间,脚下根本什么都没有。

  我一咬牙,正想爬起来,又感觉后心被一根棍子狠狠戳了一下,疼得我龇牙咧嘴。

  我被棍子戳在地上,上半身根本动弹不得。下半身使劲蹬腿,却是费力在做无用功。我侧着头看了看手里的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抓起一张就狠狠往自己背后拍。

  谁知刚一抬手,背后的棍子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我两手撑地,一使劲儿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

  回头一看,大白已经咬破了右手中指指尖,拼命往前戳。虽然在我看来他就好像是在和空气打架撕扯一般,但我心里知道他已经把东西困住了。我向前一步把符塞在他手里,然后躲在了他身后,偷偷往外看。

  大白拿起一张符叼在嘴里,又摸出打火机点了,然后扔在面前的地上,嘴里还念念有词的。

  符烧到一半,火突然灭了。大白看到之后马上抬起头,朝着空气问,大爷,究竟谁害的你?

  站在大白身后的我感觉无比玄妙。记得上次我跟欢欢她爸爸求饶的时候,她爸爸的反应很剧烈很反常。我还以为是鬼魂无法理解人类的感情。现在看来,是我用的方法不对了。

  缓过神来时,大白已经抽回手指。他跑到放骨灰坛子的柜子前,一把扯下上面的符,又一手撬开小锁头,开了门把那半张符扔了进去。

  大白迅速关上柜门,又重新拿了一张符封上,才一屁股坐在旁边凳子上,开始喘粗气。

  这时他的脸又是白的吓人。我赶紧走过去蹲在他旁边,问,你跟那大爷说上话了?他告诉你是谁了吗?

  大白摇摇头,说,没有。他只是冲我笑了笑,人家已经是慈悲为怀的境界了。

  我狐疑地看了看他,问,那大爷这么通情达理,干嘛还来整我!!刚才是什么东西戳我啊,我后背还阵阵疼呢。

  大白说,被困在那里,他已经不是他了。刚才那道符是请魂的,请他在世时的灵魂回来指路。

  我似懂非懂地问,那么鬼跟魂是两个东西咯?

  大白皱了皱眉头,说,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

  我问大白,那现在怎么办,要把这坛子怎么解决啊?

  大白摇摇头,说,不知道。过两天如果还找不到线索,就得再请他一次了。



周易风水Q群:404390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8 19: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