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100|回复: 0

鬼眼(三十一)~高人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9-8 15: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揭文雨 于 2018-9-21 15:59 编辑


  我看他脸色刷白,就去兜里翻了剩下的那些“茶”出来,给他煮了一杯。大白喝下去之后稍微好点了,跟我说,别说跟个高人斗法了,现在连抓个鬼都困难。

  这话说得挺心酸,却是话里有话。听得出来,大白确实是想跟那个所谓“高人”斗一斗的。只是这个高人到底是谁呢,他现在又在哪呢?我们根本无从得知。

  歇了会儿,我们给盛云打了电话,跟他大致说了说情况,叫他去查住在静姐原来家里楼下的那两口子现在去哪了。盛云挂了电话之后,没一会儿就给我们打了回来。他说已经找到了,就在城市另外一头。丈夫已经是个私企老板了,挣了不少钱,媳妇儿在家当家庭主妇,俩人没孩子。

  情况跟静姐说的一样,没偏差。盛云跟上头说了一声,就想带着我跟大白一块去了解情况。我看大白身体这么不好,就想叫他在店里呆着,自己跟盛云一块去。大白起先不乐意,后来实在拗不过我,只好答应,并且千叮万嘱我一定要把俩人的底细都摸清楚,还要带照片去给他看。

  我不知道大白要他们俩的近照做什么,但是还是答应他了,还嘱咐他赶紧休息。

  大白只是点点头。

  我坐着盛云的车一路走,开了四十多分钟才到那夫妻俩家里。是个挺好的公寓,地段也不错。看得出来,丈夫的确是挣了不少钱。

  开门的是他媳妇儿,叫梁慧,看见我们一愣。盛云亮了证件之后,她就很热情地把我们叫进屋里去了,一脸会全力配合的表情。

  进去之后我先找她要了张照片,用手机照下来存好,才跟盛云提起正题。说实在的,从静姐的描述里可以看出,这夫妻俩的嫌疑还是很大的。但是直接问那高人的事儿又怕打草惊蛇,我们只能从现在住在他们原来那间房里小孩儿死掉的事儿切入,说那房子可能有问题,问问他们住的时候有没有这个感觉。

  梁慧听完,明显很是意外。但是转眼又恢复正常了,跟我们说,他们住的时候并没感觉房子有问题,挺好的。

  盛云又问她为什么当初要从那房子搬走。

  梁慧很聪明,说,老公挣了钱,所以在这边买了大房子,就把小房子卖了。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尺二,盛云颇带深意地看了看我,又问她,你说的是真的假的?当初房子出手的时候可比市价便宜不少。不是因为有东西所以才急着出手呢吧?

  梁慧一听就惊了,然后屡次摆手,说,怎么会呢,不会啊,我们房子哪有问题啊,就是见买主一家人还不错。

  她说的时候语速已经明显加快了。盛云说的明显是诈她的。她那房子卖了多少钱,我们谁也不知道。因此叫我们没想到的是,她那房子居然真有问题。

  盛云一直看着她,她也觉得自己有点语无伦次了,于是说,要说有问题啊,我看倒是楼上那家有问题。那个大爷死了之后啊,楼上天天乒乒乓乓的跟打仗似的,一天到晚的让人吃不好睡不好。

  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于是把大爷的事儿抖落出来了。我不得不佩服盛云,简直太有经验了。

  盛云得瑟地看了我一眼,接着问,楼上为啥乱?是那老头死了之后还不安生吗?

  梁慧说,是啊,他们家人还把骨灰盒放在家里供着,你说有这么神经病的吗?真是中什么病的都有。

  盛云问,那他们家就没找什么高人看看嘛?

  梁慧说,找了,哪能不找了。找完了我看倒好点了,楼上也不闹了,但是老太太过没多久也死了。唉,作孽呦。

  一提别人家的事儿,梁慧就来了精神了,有用的没用的说了一大堆,把她们俩给大爷家找高人的事儿也抖落出来了。

  我跟盛云就在一旁附和着,听到有用的了就差不多问两句。后来梁慧看了看表,说,时候差不多了,一会儿邓斌该回来了,得做饭去了。

  这个邓斌就是她丈夫,一直没露面。盛云拦住梁慧,说,梁嫂子,咱也聊得挺投缘,你干脆把那高人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吧,我回去让那小孩儿家长也请来做个法事什么的。

  梁慧听完想了想,说,本来邓斌不让我跟别人说的,不过警察肯定都是好人,我干脆告诉你们,你们别跟别人说。

  我点点头,说,肯定不会给泄露出去了。

  梁慧拿手机翻出来一个电话,叫我们记下来。电话簿里头,那个电话的主人名字叫刘廷,挺普通的一个人名儿,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高人。

  我问梁慧,这高人怎么不叫个一眉道人啥的,梁慧说,刘廷就是邓斌的一个哥们儿,只不过对这个很在行,平时看着就是一个正常人,也吃饭喝酒打牌。

  梁慧把这高人联系方式告诉我们之后,就一个劲儿催我们走,说邓斌不喜欢家里有客人什么的,她也得赶紧做饭了,不然邓斌会生气。

  我就很纳闷。静姐曾经说过,楼下两口子都是很和善的人。怎么这会儿梁慧一提起她丈夫就跟提起活阎王一样?

  我问梁慧,你丈夫脾气不太好吗?

  梁慧看了看我,说,也不怕你们笑话。从前穷的时候,他脾气可好了,好极了,跟个模范丈夫似的,家务活抢着干,从来不跟我急头白脸的。可那时候他不会做生意,干什么赔什么。现在他发了,挣钱买房买车,脾气却越来越坏,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唉,真是不知道我是该高兴还是该后悔。

  我点点头,说,钱的确是会改变一个人的。

  从梁慧家出来,我们就回玉器店了。要到了高人的手机号,这趟也算没白去。我一进门儿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白了。大白却是无精打采的样子,挺晚了也没反应,也不高兴。

  我以为他身子还不舒服,也没多说什么,掏出手机把梁慧跟邓斌的照片给他看了看。大白看完之后反应很大,可以说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说,怎么会是他?!

  我看了看盛云,问大白,谁?难道你认识他?大白苦笑了两声,说,何止认识,还差点死在他手上。

  我更加诧异了,说,这是怎么说的,他跟你无怨无仇,怎么会你死在他手上?

  大白平静地看了看我,问,你还记得在小孩家里弄得玩具叮咣直响的那个意料之外的鬼魂吗?就是他,邓斌。
  听完我更觉得玄乎了。于是跟大白说,你也说了,你拿摔炮吓跑的那个是个鬼魂。人家邓斌还活的好好的,大房子住着大滴滴开着,你没搞错吧?

  盛云却笑了笑,跟我说,人虽然活着。可他身体里真的是他自己的灵魂吗?说不定早就变成别人了。

  我听完之后仿佛明白了什么,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梁慧说邓斌自从有钱了之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脾气暴躁,会做生意。说不定他是真的变了一个人,只不过相貌不变。

  想到这,我又问盛云,那么如果真是这样,邓斌岂不是也要变得像麻杆姐一样,浑身冰凉,行尸走肉?

  盛云摇摇头,说,并不是所有鬼上身都需要肉身先死掉的。只要这个灵魂比邓斌自己的强大,就有可能在肉身完好的情况下把原先的魂魄挤出去。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邓斌不是邓斌而是别人,邓斌还活着其实已经死了。真正的邓斌曾出现在他原来住的房子里,后来被大白弄走,至今下落不明。而这一切又跟楼上住着的一家人有很大关系。我实在理不清这其中的真相了。至今我只想知道一个问题:到底是谁往老头儿的骨灰里放了桃木,又是谁叫静姐婆婆把骨灰坛子埋在凶地的。

  表面看起来,做这些事的像是那个叫刘廷的高人。所以,先查清他的底细肯定是没错的。

  盛云也很认同这一点。他直接给局里去了个电话,叫同事查了这个叫刘廷的人。过了一会儿,那边就出结果了。说刘廷是本地的一个土著,打小有不少案底,一直不太干净。前几年突然稳定下来了,去了一家公司做外事,而这家公司正是邓斌名下的。

  怎么看都像是邓斌在养着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在必要的时候拿他当枪使。事不宜迟,盛云准备转天一早就上这人家里去问个明白。

  折腾了一溜够,盛云也得回去交差了。而我现在是丢了工作也没地儿住,只能在这玉器店里头寄人篱下了。



周易风水Q群:404390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5 14: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