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101|回复: 0

鬼眼(三十二)~鬼眼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9-21 15: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揭文雨 于 2018-9-29 15:58 编辑


  晚上,实在跑不动了,叫了个附近小店的外卖,我跟大白一人吃了一盒盖饭,喝了一瓶大雪碧。对着几个破破烂烂的柜台还有一个装在柜子里的骨灰坛子,也算是苦中作乐了。

  吃完饭,我跟大白大眼瞪小眼了半天,他突然说了一句,把衣服脱了,吓了我一跳。

  我问他,脱衣服干啥?!

  他说,你忘了你背后让老头拐棍戳了?好了不疼了?

  我满脸黑线,说,么有,还挺疼的。不会又紫一大片吧?那老大爷可也真狠,好歹是个吃斋念佛的,居然**拿拐棍杵我啊,疼死了。

  大白说,行了,人家对你够好的了,好歹没一棍子砸死你。

  我说,呵呵呵呵,我谢谢他全家了。

  把后边衣服撩起来,大白拿符水泡着热毛巾给敷了敷。感觉跟拔火罐一样,弄完之后那一小块虽然不疼了,整个被符水拔过的地儿都火辣辣的。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特意照镜子时看了看后背,果然不出所料,又是黑了一片。

  洗完澡正擦着身子呢,我就听见外头有咣咣咣砸门的声音。衣服也没穿,我就把门开了一个缝,喊大白去开门。喊了半天他都没理我。我以为他睡着了,赶紧急急忙忙穿了衣服走出去了,发现大白根本不在。

  我也不知他跑哪去了,赶紧跑出去开门。玉器店的门是那种大多数小店用的铁防盗门,从下往上拉开的那种。大白走的时候应该是没锁的,我费了半天劲儿才给拉来。可定睛一看,外头根本没人。

  谁这么闲的没事儿干大半夜来砸人家门啊?!我气急败坏地把门又拉下来,一屁股坐在小沙发上。这个大白,走了也不说一声。我抄起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他电话却在隔间里响了。

  去去吧。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跑卫生间去吹头发。还没走到,就听见咚的一声,吓了我一跳。

  我回头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正找着声源呢,不远处又传来咚的一声。

  接着,锁着骨灰坛子的柜子就开始摇晃。我想那大爷是又开始躁动了。我并不知道大白贴的符能不能镇住他,但是我知道再让他戳两下子我肯定吃不消。

  思前想后,我从桌子上那堆符里随便捡了一张,糊在了柜门上。

  刚贴好符,里头又咚的一声,然后柜子就更剧烈地摇晃起来了。那动静就跟猫狗打架一样,吓人得很。

  折腾了半天,终于安静下来了。我拍了拍柜子,也没回应了,这才松口气。

  守着那柜子坐了会儿,我总觉得阴风阵阵的。摸了摸脖颈间的犬牙,稍稍放心了点。

  又过了好半天,大白才回来。我赶紧把事情告诉他,叫他看看那柜子。

  大白一脸的疑惑,看完之后问我,你怎么能用这张符?你把他送走了你知不知道?!

  我说,送走了?什么叫送走了?转世投胎去了?

  大白指着我支支吾吾啥也没说出来,最后居然说了一句,你个女汉子,怎么洗的这么快?你认真洗澡了吗?!

  莫名其妙啊,我一下就火了,说,在你这破地方能洗得多舒服啊?那破热水器也没多少水,老在里头冲着多冷啊!再说,我不得提防你破门而入嘛!再再说,跟我洗多久有毛关系啊?你自己走了也不告我一声,吓死我了刚才!

  大白也没太认真听我说话,四周看了看,说,刚才你洗澡的时候,我在门外头看见邓斌了,我以为你还得洗好长时间,就自己追出去了。

  我看了看他,问,这不是调虎离山吧?邓斌不会已经上我的身了吧?

  大白瞪了我一眼,说,上你身你也活该,叫你乱给别人开门。

  听这意思,刚才来的确实是邓斌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升上脊背。我问大白,邓斌到底跟大爷有多大仇啊?大爷都死了他还不放过他?

  大白说,我也不知道。

  大爷已然走了,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大白把两张符都揭下来,把骨灰坛子抱出来,说,算了,送走了也好,明天我就去给他立个牌位,烧点纸钱。剩下的咱们自己查。

  我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晚上睡得挺不踏实,第二天一早我就起了。大白还在沙发上打呼噜,我就蹑手蹑脚起来收拾那些柜台,把碎了的玉都收在一起。

  一直到九点半,又有人在外头敲门。对于昨天的事儿还有点心有余悸,我几乎是战战兢兢地把门打开的。一看,是盛云。他看见是我开的门有点惊讶,往里探了探头,发现大白还睡着,更觉得不可思议。

  他一点没拿自己当外人,直接走进来甩了一沓子写的密密麻麻的纸,跟我说,这是刘廷的口供。

  口供是一问一答形式的,看起来别扭的很,我就问盛云到底怎么回事儿。

  盛云看了我一眼,正式开启了吐槽模式。

  他说,那个刘廷哪他妈是高人啊,就是一二流子。胳膊上左青龙右白虎的,就差把砍刀了。

  我问,那害静姐她公公的是不是他呀?

  盛云摇摇头,说,不是。刘廷就是个混混,跟邓斌连哥们儿都算不上。其实真正懂行的是邓斌。邓斌总在家里养鬼,弄出不少动静。为了怕挨媳妇儿骂,就搬出刘廷来,说那些东西都是他的,过些日子就拿走。其实彻头彻尾,都是邓斌一个人干的好事儿。只不过出头的都是刘廷罢了。

  我问他,也就是说,给大爷骨灰里掺桃木的跟撺掇静姐婆婆把骨灰埋在树底下的都是刘廷,但其实是邓斌出的主意?

  盛云点点头。

  我问,那邓斌到底跟大爷有什么仇啊,把人一家子害这么惨?

  盛云说,刘廷也不知道,至今都蒙在鼓里呢。他还以为邓斌是活雷锋,为了帮助你们房东一家人呢。

  我只能呵呵呵呵。我把昨晚上邓斌来的事儿告诉了盛云,盛云更觉得棘手。要是作恶的是个人,直接拷上抓回去就行了。是个鬼也好说,用遗体就好给他引回来送走。现在作恶的是个魂儿,他身体还活着,这就难办了。他自己要是不想出来,就谁也抓不着他。

  我问盛云接下来该怎么办。

  盛云说,恐怕要跟大白联手,把邓斌身上的人先请出来。再用邓斌的身体引他的魂儿出来。

  这事儿说起来是轻松的很,做起来却是很艰难的。能够操纵活人身体,还把人家魂儿从身体里挤出去的东西道行一定不简单。而且目前为止,谁也不知道邓斌身体里那个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要怎么下手,还得从长计议才行。

  我们俩又嘀咕了一会儿,大白总算迷迷糊糊醒过来了。

  一看起晚了,大白是一脸的愧疚,问我俩有什么进展。盛云说,总体来说没什么进展,还毫无头绪呢。所以先带书雪去办手续,好拿了这些日子的补偿金。

  大白看了看我,说,也好,我收拾收拾去找个地方给大爷立牌位。

  我很诧异盛云为啥没把刘廷的事情告诉大白。但是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所以我也没多问。

  又坐了会儿,盛云就拉着我走了。出了门走了一个街口,我问他,你咋不把刘廷的事儿告诉大白呢?你不是真想带我去领什么补偿金吧?

  盛云耸耸肩,说,还得谢谢你没拆我的台。你没见大白这些日子脸色煞白吗?从前师傅都要求我们每天六点起床去外头。大白一直都有早起的习惯。今儿个居然十点多才起,太反常了。我看他是损耗太大了,且得歇些日子才能补回来呢大概。

  我说,这个我倒是发现了。那天在镇里那小旅馆,我们碰着一个朋友。大白费了半天劲才给送走。他不会英年早逝吧?

  盛云瞪了我一眼,说,你想什么呢?他这是开了一只天眼,消耗太大了。从前我们师傅一辈子都没开过天眼,就靠着香炉灰给人平了几十年的事儿。现在大白年纪轻轻就开了一只,肯定吃不消。

  我问,那他为啥还开呢?

  盛云说,不是他想开的。是那天地灵上身,正好没的那只眼通了阴阳。相当于不经意间打通了任督二脉。

  我撇撇嘴,没说话。

  盛云看我表情不对,安慰我说,你也别太在意。他提出来跟你去出租屋住着的时候,早想好了引地灵上身这招的。如果他不早点给解决了,下一个死的就是你。地灵怨气太重,师傅对付都得小心再小心的。瞎只眼就解决了,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他那眼是我叫你戳的,你放宽心。

  戳瞎人家这种事儿,要是真能释怀了,那我这心也太宽了。这事儿我也不想再跟他掰持谁对谁错了,干脆转移话题问他,那现在大白不能跟你联手了,你怎么去引邓斌出来啊?

  盛云说,先不急。我找几个男同事先查着,看能不能查出来邓斌身上那位到底是谁。到时候大白身体也好些了,我俩再行动。要是到时候大白还不行,那就得你上了。

  我听完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我上?我算个什么身份啊我上?我上厕所还差不多。

  盛云说,你干嘛这么大反应?大小你也见过不少事儿了,打个下手什么的肯定没问题。

  我说,你不是能找几个男同事一块查么,叫他们给你打下手呗。

  盛云苦笑两声,说,那几个都是普通民警。你觉得我能跟他们说,现在要抓的犯人是个鬼吗?

  我摇摇头,说,这个还真不行。

  盛云说,所以呀。我求过他多少次了,叫他跟我一块办案,进编制,他死活都不乐意。懂得这些又肯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太少了,每个人身上都同时有三四个案子,实在忙不过来。

  这时候我才明白,他为啥说有什么补偿金非把我拉出来,原来是要拜托我这件事儿。我说,大白不乐意进编制,那你把我拉进去得了,给你打下手。正好我这工作也丢了,糊口都是问题呢。

  盛云挑了挑眉毛,说,行,赶明儿我问问领导,收不收女同志。



周易风水Q群:404390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5 14:3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