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95|回复: 0

鬼眼(三十三)~就是普通朋友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9-29 15: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揭文雨 于 2018-11-9 15:40 编辑


  盛云说,邓斌这个情况,大面上是炼鬼被反噬了。至于炼的是什么鬼,恐怕就他自己知道了。

  我问,那炼鬼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啊?

  盛云说,为色为财,为什么都有可能。刘廷说过,邓斌家里老有不正常的动静。兴许问问他老婆能得到些线索。只不过她老婆乐不乐意说,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酒色财气,我猜他多半是为了财。原先他们夫妻二人也没什么钱。现在占着他身体的那口子那么会赚钱,生前肯定也是个土财主。我想了想,说,他炼鬼想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去他原来住的那房子会有什么线索吗你说?兴许能找到他当初炼鬼时的东西呢。

  盛云点点头,说,这也不失为一个路子。反正这几天大不了就多跑跑,肯定能找到点什么。

  一想起死了孩子的那间屋子,我就总觉得很瘆的慌。大白在那跟邓斌打过一次交道,算是大白占了上风。那么昨晚邓斌是做什么来的呢?大概不只有借我的手除掉老大爷这一个目的吧。兴许是回来报复的也说不定。这么看来,还真是敌在暗我在明,局势很不乐观。

  想到这,我就有点心神不宁的,跟盛云道了个别就自己跑回去了。

  回去一看,大白正坐在柜台后头捧着一碗方便面对着隔间里头发呆。看他没事儿,我在心里小小庆幸了一下,悄悄走过去拍了他肩膀一下,说,别啃泡面了,我请你吃好吃的去。

  大白好像被我吓了一跳,回头看了我一眼,又把头扭了回去,说,没什么胃口。

  我看他表情有点不太对劲,就往隔间那块走,想看看他到底看什么呢。到了隔间我一看,小阳台的地上有很多湿乎乎黑哒哒的像泥巴一样的东西,一张像是朱砂画的符贴在一进门正中间,诡异的很。

  我问大白,这怎么回事儿啊?刚才你跟谁打了一架吗?

  大白摇摇头,说,不是我弄的。顿了顿,他又说,其实是我弄的。但是本来不是这样的,东西被人动了手脚。

  我问,什么手脚?

  大白说,我昨晚怕你睡得不好,在阳台撒了香炉灰,在外面窗户上也贴了辟邪的符。今天早上你们走了我才发现,辟邪的符被换成了五鬼符,地上的香炉灰也被槐木花粉弄得面目全非。

  我想了想,没太听懂,就问,跟槐花粉有什么关系?五鬼符又是什么?招鬼的?

  大白摇摇头,说,不是。木克土,槐花粉是被人刻意加了东西破坏那香炉灰的。这张符是五鬼招财符,本来并不是什么邪物,不过我想换符的人意思并不在这张符上,而是来告诉我们,我贴的符非但拦不住他,他反而可以轻易给换掉,想给咱点颜色看看罢了。

  我大概明白了。原来地上那坨泥巴一样的东西是香炉灰混着槐花粉。我拉了个凳子过来坐在大白身边,问,来示威的是邓斌?

  大白有点意外地看了看我,说,是啊。你怎么猜到的?

  我干笑了两声,说,他昨天不是来过了嘛,我猜的。我挠了挠头发,说,他爱显摆就让他显摆吧。瞧这个样子他没有要伤害咱俩的意思,你就好好拾掇拾掇,接着做你的生意,甭搭理他。

  大白看着我苦笑两声,说,甭搭理他?他懂五行,还能在没身体的情况下换了我的符。一想到这样的人可以随便出入我这个店,我却拿他没什么办法,我全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怎么能置之不管?

  大白的话我没认真听。注意力全集中在了那张五鬼招财符上。邓斌手里有这样的东西,不是引魂的不是镇邪的,偏偏是招财的,那说明他炼鬼十有八九就是为了求财。这就好办了。如果把这件事儿告诉盛云的话,邓斌身上那鬼就又缩小了范围,身份更加好确定了。

  大白发现我走神了,用胳膊肘搥了我一下,问,你在听我说话么?

  我点点头,煞有介事地说,当然在听了。你也别想太多了。兴许就是上回你把他赶出他原来那个家,他不太痛快罢了。

  大白貌似也没在认真听我说话,只是敷衍了事地点了点头,自己又陷入了沉思。不过我也不在意。邓斌在刘廷的掩护下养鬼这种事儿,还是不让他知道比较好。养鬼是很损阴德的事情,因而许多养鬼人都是鳏寡孤独的。邓斌跟梁慧一直没孩子,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如果让大白知道了,保不齐他就正义感爆棚去找邓斌单挑。到时候身体一定吃不消。

  我悻悻地在心里跟自己说了句怀挺,就站起来上隔间里开电脑去了。

  大白看我走了,问我,你干嘛去?中午饭吃了吗?

  我说,我还不饿呢。开个电脑投个简历先。

  电脑还没开开,大白就吸溜吸溜地开始吃泡面了。吃了几口,自言自语地说,一个邓斌就这么厉害,那他身后那个高人会是什么级别呢。

  我背着他偷偷笑了两声,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就是。所以说,咱们现在就得养精蓄锐,以为日后的背水一战打基础。你也可以把身上那些本事传给我一点,好叫我下回别老给你拖后腿儿了。

  大白又吸溜了两口面,说,你还是别学了。女孩子身上本来就阳气弱,少接触那些东西比较好。等这事儿了了你赶紧找个朝阳的屋子住,离我远远的,对了,别忘了叫我给你看看风水,然后你再住进去,确保万无一失。

  我努了努嘴,没搭他这茬。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先把这件事儿弄明白了才是王道。

  我偷偷拿出手机用短信把刚才的事儿跟盛云汇报了一下。盛云半天才回我一个好。我把手机揣兜里,开始看招聘信息。对于邓斌我还是很忌惮的。毕竟大白说得对,他会的东西那么多,反正弄死我就是个分分钟的事儿。但就目前这个情况,硬拼绝对不是良策。现在只能相信盛云的职业素质,同时期盼着邓斌此时去忙着抢回他的身体,没工夫来搭理我们。

  同时,一个问题也让我很好奇:邓斌会这么多东西,为什么连抢回一个原本就属于自己的身体还这么费劲呢?梁慧夫妻俩搬走已经很久了,这么长时间他都没能抢回来,也太说不过去了。难道是他觉得做个魂魄不老不死很自由,根本已经不想要身体了吗?

  这时,我脑袋上突然亮起一个电灯泡:邓斌这两年会不会是一直在死掉的那个男孩身上呢?男孩儿因为大爷的骨灰坛子埋在树下的缘故从秋千掉下来,于是邓斌就怀恨在心,就算大爷死了也不肯放过他。这样虽然说得通,但是很早之前他就开始算计楼上一家人了,还往大爷的焚尸炉里扔桃木,这又是为什么呢?难道那个大爷跟他被鬼抢走身体有关系吗?可是静姐说过,大爷很早就瘫痪在床,不能动弹了。大爷又是怎么害得他丢了身体的?简直是匪夷所思。

  推理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我本以为自己突然想明白了很多,却又被兜回原点。看了看大白,我硬是把跟他一起商量的欲望压了回去。拿着手机我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给静姐发了个短信,想约她出来见见。

  静姐回的很快,而且豪爽地答应了。

  我跟大白说要出去走走,就拎着包去见静姐了。

  静姐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起色还比之前好了许多。看着她我就想起来欢欢,这么久不见,小家伙肯定又长高了不少。

  但是坐在静姐对面,我竟然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俩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跟她说,对不起静姐,其实你老公是我跟大白送走的。

  说完我眼圈就红了。这些日子,太多事儿压在心里,我几乎要崩溃了。如今静姐会不会原谅我都是次要,重要的是我终于鼓起勇气跟静姐道歉了。

  我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她的反应。但是她只是愣了一下,就跟我说,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我一点都没怪你。你那个朋友,一看就是懂得多的。我丈夫……其实之前我一直很害怕他会伤害欢欢。现在他离开了,虽然舍不得,却放心了许多。

  我没想到静姐会这样豁达,却显得我更加卑鄙似的。我抹了抹眼睛,又说了个对不起。

  静姐赶紧拿了张餐巾纸递给我,还笑着问我,上次报纸上那张照片就是你跟那个小伙子吧?他看着挺好的,你们在一块了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就是个普通朋友。

  静姐点了点头,说,原先我跟我先生也总是吵吵闹闹的,不知不觉七八年就过去了。一开始听说他的车在青岛出事儿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哭了一个月,没法见人了。后来他突然出现了,我才知道他是真的去了。但是也不懂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他回来之后,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大多时候根本听不懂我说话,只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人跟鬼啊,总还是不一样的吧。

  说到这,静姐眼圈也红了。我张了张口,却是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易风水Q群:404390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8 20:5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