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八字排盘六爻排盘奇门排盘飞星排盘真太阳时修正
查看: 46|回复: 0

鬼眼(三十四)~大白不见了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揭文雨 于 2018-11-12 13:57 编辑

  640.jpg

  又沉默了一会儿,我说,静姐,我想多知道点你婆家的事儿。虽然让你回忆原来的事情可能有点残忍。但是……你的公公,是在火葬的时候被人害了的,所以死后才一直都不瞑目,最后弄得一家人都没得善果。

      静姐惊讶地看了看我,说,有人要害我们?是谁?
  我说,现在还只是怀疑,并没有什么依据。我们怀疑是原先住在你们楼下的姓邓的那夫妻俩。

  静姐听完连连摆手,说,不可能。他俩看起来不像那样的人。

  我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虽然我也更希望不是邓斌,但是……反正你想想,他跟你家有什么过节没有?

  静姐还是一脸怀疑的表情,异常肯定地告诉我,没有。邻里邻居的,有什么过节不过节的?一两个小摩擦也很快就解决了。那时候我公公耳朵不好使,看电视听广播什么的都得开很大声音,就吵着楼下的了。他们俩找上来,三言两语我们就和解了,人挺不错。

  我问静姐,你公公病得这么重,还看什么电视节目啊?

  静姐说,佛学。公公一辈子都吃斋念佛的,广播也是经常听佛学节目,要不就是那个南无阿弥陀佛那个歌儿之类的,天天听。

  我在心里不住地呵呵呵呵。怪不得呢。大爷喜欢听佛学的东西,说不定那些经文真的影响了楼下养鬼的邓斌。他以声音太大为由找上楼,希望大爷别再放了。大爷却看出来他炼鬼,想要给他屋里的鬼超度。这就产生了冲突。大爷去世,他找刘廷封住了好管闲事的大爷的魂魄,还叫静姐婆婆把骨灰埋在凶地。后来邓斌被反噬,丢了身体,寄居在小男孩儿身上,又因为大爷而死。这梁子结的可真是不小。

  这样看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的一切都能说通了。只是现在如何才能送走邓斌这个瘟神呢?这又是个问题。

  静姐看我半天没说话,问我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我没敢把邓斌炼鬼的事情告诉她,只能跟她说,邓斌原来住的那房子有问题,幸好她及早就卖掉了。

  静姐说,其实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公公一直在那房子里,所以才想把那房子赶紧处理了。无奈房子是她老公的名字,处理不了。后来她老公的魂魄回来了,她只好通过宣告死亡的方式获得房子的所有权,然后卖了出去。她一直觉得很对不起那户买家。

  我叫她放心,那房子早就没问题了。买房子的一家人肯定会住得舒服的。

  静姐听完仍然是半信半疑。我也没再跟她解释什么。对于她来说,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只管做个幸福的单身母亲就好了。至于邓斌到底是好人坏人,就不用她劳心了。

  静姐走的时候,连连邀请我下次一定要去她家里看欢欢,我也欣然同意。她走了以后,我就给盛云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今天“推理”出来的进展。盛云听完之后一直夸我是个小天才,而且告诉我,他那边也有些进展了,算是从梁慧哪里知道的线索,过几天大概就能知道那只被炼的鬼到底是何方神圣了。所有事情都渐渐露出了眉目,虽然不能跟大白分享这些胜利成果,但我心里还是开朗了不少。

  一路蹦蹦跳跳地回了玉器店,却发现里头空无一人。防盗门半拉着,里头没有任何凌乱的痕迹。

  我里里外外翻了一个遍,没找到大白,也什么线索都没发现。我给他手机打电话,却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认识大白到现在,还从来没有找他他关机的情况,这时候他会在哪呢?难道是邓斌又来了,他追出去了?

  我给盛云打了电话,告诉他大白不见了。盛云却只安慰我说兴许他是出去买东西了。我说肯定不是,他要是去哪一定会告诉我一声的。盛云只能说叫人留意一下,就挂了。

  我彻底懵了,直觉告诉我:大白可能出事了。我瘫坐在柜台后面,束手无策。

  这一坐就到了晚饭时分。大白仍然没回来。我给盛云又打了个电话。盛云也说还没有消息。但他手头还有别的案子,走不开。所以我决定自己出去找大白。大白活跃的地方,除了这我想不到有哪里了。在外头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走了一阵子之后,我准备到静姐原来住的那个小区去看看。

  从出事儿到现在,对这个小区的印象一直都停留在大白跟静姐的描述,这还是我第一次自己来看看。一进门,我就看见了传说中的那个小花园。原来那颗大树已经被挖走了,地上还有刚翻完土的感觉。几个奶奶领着孙子孙女在那玩儿健身器械,仿佛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似的。

  我找到小区门口的保安,问他们有没有看到过一个白白瘦瘦的年轻男人进来过,有一个说没注意,另一个说貌似是见着了,进来时还热情地跟他打了招呼。走的时候手里提了一些东西,也跟他打了招呼。

  看这个保安的意思,他原先大概并不认识大白。那么大白为什么要跟他打招呼呢?我又问保安,知不知道他那些东西是哪来的。保安说,他好像是去了二号楼三单元,但是不清楚东西哪来的。

  我跟他道了谢,就想去二号楼看看。结果一进三单元,就看见地上撒了些红色的粉末。那东西我再熟悉不过了,是朱砂。

  难道大白是在这跟邓斌交手了?想想也觉得不太可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他不可能在楼道里就上演一出人鬼大战啊。那么,难道是他刻意撒在这给我提示的,所以才来回来去都跟保安打招呼吗?那他何不直接打个电话或者写张字条给我呢?

  我绕过那些散落的朱砂,又往里走,心里猜测着,这栋楼很可能就是原先静姐家住的那栋。我记得静姐曾经说过,她家住在五楼。上到四楼,我在一户人家门口又看到了一点点朱砂。果不其然,想必这里就是原先邓斌跟梁慧住的地方了。大白跑到他家来估计是找到了什么线索吧,拿到的可能也是原先邓斌炼鬼用的东西了。那么他现在是带着那些东西去了哪呢?难道自己找邓斌或者刘廷单挑去了吗?

  我快速下楼,又找到门口那两个保安,问他们大白出去之后往哪里走了。保安说他出了小区门就打了辆车,往东走了,不晓得是要去哪。

  我并不知道这城市的东边有什么大白熟悉的地方。所以也没法动身去找。只能在外头又站了一会儿,然后买了点东西回了玉器店。

  抱着一丝希望,认为大白有可能已经回来了的我进门之后却又失望了。屋里还是没有人。亏得已经穷得叮当响的我还买了两人份的晚饭。我无奈地锁好里面的门,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些什么好。

  正对着桌子发呆呢,我就感觉脖子上的犬牙链子被什么东西猛拉了一下,后颈被勒得生疼。我啊的一声就叫出来了,反射性地从椅子上弹起来跑到一个墙角,慌张地四处看。

  什么都看不到。但我感觉得到,这屋子里肯定有什么东西。拉我的犬牙,它是想干什么?!我一步一步地往门那边挪,想去原来关骨灰坛子的那个柜子上弄点香炉灰撒撒看。正挪着,我又感觉头发被人拉了一下。

  我完全不知道这位朋友是何方神圣,也不知道它到底想干什么。手机还在柜台那边,不过估计屋里有东西,电话肯定也是打不出去的。该怎么办才好呢?万一它上了我的身,我难道也要把自己右边眼睛戳瞎吗?!我心里一边盘算,脚底下一边挪步子。

  这时,隔间里的小电视突然开了,又吓了我一跳。我感觉我的心脏病都要犯了,腿也软在当场。

  小电视不仅自己开了,还会自己调台呢。我就眼见着它一个台一个台地换,最后换到一档美容化妆节目停下了。一个娘里娘气的男老师在里头解说着护肤的重点,弄得我完全不明真相。难道这屋子里的是个女鬼,还是个非常爱美的主,刚才拉我头发其实是在研究我的发质吗?!

  管她到底是谁,我算准了离大门还三步,噌一下跑过去,开了门就逃了出去。

  出了门,我就在大马路上拼命跑,哪人多我往哪跑。人多的地方,尤其是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子多的地方,阳气一定是比较重的。就算那位姐姐跟着我了,她也断不会来上我的身的。终于,我跑到一所中学门口,正赶上一拨上完晚自习的学生放学。我就往他们学校门口一蹲,哭了出来。

  旁边有不少出来进去的学生围观我。但是我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过了会儿,有俩好心的女学生走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抹了抹脸,说遇到点麻烦,想借手机用一下。

  她俩听完就借给我了。我拿过来才发现我根本不记得盛云的手机号啊。绝望中我打了报警电话,希望可以找到盛云。终于,大概是打了快二十分钟的电话,转拨了好几次,终于联系到他了。

  盛云刚接起来,还没说话,我就着急忙慌地说,盛云,大白还没回来,玉器店里有东西,可能是个女的。

  盛云听我这语气也知道我急的不轻,告我别慌,去附近的粮店看看有没有糯米卖,买一点先,回去放锅上煮熟了插上香放在门外。大白的店里有好多神器,自己想办法都用上。那里阳气挺硬的,应该不会有事儿。

  他说的这些,很久之前大白就都教过了。但问题是我根本不敢回去那里啊。我问盛云能不能回来帮我一下。盛云说其实他现在出差了,并不在这里,所以肯定是回不来的。跟他纠缠了半天,我终于认清事实,沉重地挂了电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超良周易风水论坛 ( 粤ICP备17017592号 )

GMT+8, 2018-11-15 15: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